千里一川。
看置顶。

非典型恋爱关系01

*现代AU。校园恋爱真好。
*不出意外是周更,看二位老师表现了。
*这章涉及的篮球规则大家随便看看就好(。)我之前两年打球打比赛的时候也没听过特别系统理论化的规则讲解。我们教练说,打着打着就会了......
  

  
— — — — — — — — — — — — — — — 
  
  
  
  
M高男篮队总共十二个人,三个留下来上晚自习——白敬亭胡一天熊梓淇,通常会和教练余文乐一起吃晚饭。
  
每天训练完,都会有小女生红着脸故作漫不经心地走过,特别大胆的会递过来一瓶水,要一个联系方式。白敬亭,性别男爱好男,天生的那种,无福消受这些示好传情,胡一天和熊梓淇没良心,早跑了,他只能把余文乐推出去。六叔面色一沉,接过水拿大小眼盯着那个女生,直把人那些风花雪月的旖旎心思盯得烟消云散,嘤嘤呜呜地捂脸跑走。
  
这天训练完,四人和往常一样并排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余文乐突然提了一嘴,说:“总是打队内赛没意思,隔壁女篮小姑娘拉我们当陪练我们也不敢下死手,我看要不去还是去找职校的练练。”
  
熊梓淇一听这话,没留神咬到了自己舌头,嗷的一声叫出来,龇牙咧嘴半天。胡一天跟旁边笑得特欢,打趣道:“哥,你想吃肉就直说,可别跟自己过不去。”
  
白敬亭面无表情,伸手把发带摘下来,手指插进发里,理顺了自己的毛。
  
职校的人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的,平均身高一米八八,站起来就是一堵人墙,篮下盖帽跟闹着玩儿似的。人不仅高,还壮,带球强突硬碰硬基本就等于找死。
  
熊梓淇痛得飙泪也不耽误他跟余文乐扯皮,泪眼汪汪:“乐哥!大晚上的,留在学校的总共就我们仨,去打了被虐了也没意思,而且饭还没吃呢您怎么好意思让我们去打球!!!”
  
白敬亭和胡一天交换了个眼神,从彼此的表情里读出两个字。
  
戏精。
  
全校最野的体育老师摆摆手,说就是要介锅效果啦,不顾熊·戏精·梓淇的挣扎,换了个方向,大步走到林志颖办公室,熟门熟路地从林老师的抽屉里翻出请假单。
  
看这手法就知道是惯犯。
  
余文乐忘性大,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因为队里的熊孩子实在太熊,他操劳过度累出来的。白敬亭身为熊孩子中一员,只能不厌其烦地提醒道:“乐哥,我住校,等会儿还要回来,记得给我单开一张。”
  
话刚说完,白敬亭转头,看见林志颖灌完水回来了。全校公认的不老男神无可奈何地和他对视一眼,挤出个笑,眼神落在余文乐背上,看模样十分想一脚踹死余文乐。
   
余文乐信号接收功能不好,回身看见林志颖,没能接收到林老师谴责的目光,把笔和请假单一起塞他手里:“你来了那就最好不过了,都不用我模仿,快快快把名签了,我带他们出去加训一趟。”
  
“老乐,再有两个月,等高考结束他们就是高三了,”笔有些卡墨,被林志颖大力甩了好几回,他身为班主任,一边签,一边忍不住多说几句,“我之前两年对你够配合吧,你们出去打比赛我绝对是那么多老师里最痛快批准的那个。最后一年,差不多该收心了。”
  
余文乐拿大小眼扫视过立在边上噤若寒蝉的三个少年,放软语气:“还是小孩子嘛,再打几个月,等高一进来他们差不多就可以退了。最近还有几场比赛要打,就靠你多帮忙了。”
  
这套说辞从高二一开学就开始说,林志颖听得头大,摆摆手把四个人赶出了办公室。
  
眼不见心不烦。
  
  
  
  
白敬亭他们不是第一回被拖出来找虐,早就把职校当自己家一样随意进出。余文乐路上就和职校的人联系好了,老远就看见几个男生只穿了背心,靠在篮球架底下聊天,笑声太大,烦得办公室老师探头出来骂。还有一个男生,穿着格子衬衫,坐在司令台上明目张胆地违纪抽烟。
  
白敬亭有点脸盲,好几回打了十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对面都是谁跟谁,是个只认号码不认人的主,表面故作深沉。熊梓淇是个自来熟,就算一下叫不出名字都能尬聊,他吹了个口哨,喊那个格子衬衫:“兄弟挺厉害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格子衬衫闻声,转过头来冲他们笑笑,长得挺帅,下颌骨分明,笑起来会露出单边梨涡。他将烟头碾灭在烟盒上,也是个自来熟,任凭熊梓淇把手搭在他肩上,一本正经地回复:“我太厉害了,平时不出手,怕吓着你们。”
  
职校的男生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鼓掌,喊,魏哥,虐完菜请吃饭不?
  
格子衬衫笑骂他们:“哥刚发工资你们就盯着我不放,看你们表现了。”
  
白敬亭的肚子颇为不争气地叫了一声。他住校,等会儿还要回去,就没带包,水瓶塞在熊梓淇包里。熊梓淇跟格子衬衫勾肩搭背瞎唠,他也被迫跟着过去,拉开熊梓淇的包掏水瓶,那声响动被格子衬衫听了个一清二楚。
  
格子衬衫听见白敬亭肚子咕噜一声,乐了,拿黑亮亮的眼睛看他:“那么惨呢,来打球都不让吃个饱饭。”
  
白敬亭瞥他一眼,抬起头猛灌两口水。
  
长得挺好,就是话多。
  
职校的男生听见他开口打趣白敬亭,嗷嗷叫唤:“魏哥!我们也没吃!就等着你请呢!”
  
格子衬衫总算给了个准话:“打赢就请,带着这边的小朋友一起。”
  
“魏哥你太偏心了吧你不能因为长得好看的那谁饿了你就见色忘友带着他们一起吃你想想看这顿饭你欠了我们多久我们难不成还能输吗这顿饭他们吃定了好吗!!!”
  
长得好看还饿了的白敬亭差点把水喷出来,职校生其实挺可爱的,就是嘴上没个把门。哪个大男人乐意被说好看,白敬亭侧过身,水还没咽下去,鼓着脸冲他们竖起中指。
  
熊梓淇知道他们是在说白敬亭,但习惯性耍宝,捧着脸故作娇羞:“我也没那么好看吧哈哈哈哈哈。”
  
格子衬衫特配合,又笑了——他真的太喜欢笑了。他看向白敬亭,话对着熊梓淇说:“确实,我还是觉得他更好看。”
  
白敬亭被搞得没脾气,跑胡一天边上热身去了。
  
他们人少,一般该是打3v3半场,但余文乐强行让他们打全场,反正职校人多,从那边挖了两个过来。余文乐拿着球走到中线,示意来个两个人准备跳球。小弹簧王嘉尔不在,熊梓淇说他伤心难过流眼泪呢,不想上,只好由同样一八八的胡一天硬着头皮上。职校那边的男生揶揄余文乐:“六叔,你可别吹黑哨啊。”
  
余文乐直接一脚踹他屁股上,男生笑着躲开。
  
余文乐问格子衬衫:“就那么打?”
  
格子衬衫把原本系在腰里的衬衫下摆抽出来,开了领口的两颗扣子。  
  
“行了。”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白敬亭跑上去盯格子衬衫,格子衬衫见他过来也不慌,还故意带球,胯下变相往他怀里撞。白敬亭猝不及防地对上这流氓打法,还真成功让格子衬衫下了套,被抱人了。余文乐公正公平,提醒白敬亭抱人了啊,给他吹了次哨。
  
白敬亭气闷,格子衬衫趁他因为那声哨分心,直起腰一个高传,球飞过大半个场地,被队友一把接住,行云流水地带球过人,一个三步上篮,打中篮板弹入篮筐。
  
见进了球,格子衬衫转过身来看着白敬亭,两人身高相仿,格子衬衫特顺手地捏住白敬亭手腕,说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拉手腕这个动作,在性取向小众的白敬亭看来是一个控制欲占有欲非常强亲密动作,他一下跟踩了电门似的:“你别拉我。”
  
格子衬衫从善如流地撒开手,微微抬起示意自己无意冒犯。他说:“你能不能换个人盯。”
  
“大哥,你跟对手谈啥条件呢?”
  
行吧。格子衬衫点点头,话题切换自如,“等会儿想吃什么。”
  
语气熟稔,像是多年相识的老友,白敬亭迟疑了一下。回答还未说出口,余文乐横插一杠,喊他俩:“篮筐下那两个,谈情说爱呢?动起来给我!”
  
不得不说六叔有时候,还是非常有预见性的。
  
格子衬衫又不怕余文乐,笑眯眯地伸出手:“还没自我介绍过,魏大勋。”
  
“白敬亭。”
  
两人和另一头的喧闹简直是两个世界,像是完成了一次历史性会晤,格子衬衫——魏大勋心满意足地收回手,白敬亭终于被余文乐上来踢了一脚。
  
魏大勋他们队又进了一个球,本来是被胡一天帽住了的,球落到男生身后,熊梓淇隔得远没能拿上,职校生打成一团他都快分不清人了,末了一人杀出重围,乱七八糟地投进一球。
  
白敬亭被余文乐踢回自家场地回防,站在三分线边上。白敬亭走过去的时候抗争道乐哥,我要走了那个格子衬衫谁盯啊。
  
余文乐让他回头看,划给他们队的那俩职校生饿虎扑食一样挡在魏大勋面前。余文乐教育白敬亭,这叫狗咬狗,知道了吗。
  
声音不小,全场汗颜。
  
天色渐暗,白敬亭是个近视加散光,去场边从熊梓淇的包里翻出自己的眼镜盒,拿出眼镜戴上。魏大勋见他离场,突然发狠,从自家禁区一路带着球横冲直撞突破中线,气势逼人。白敬亭赶紧回场,却见魏大勋忽然抱住球向前大跨了两步。
  
???  
  
大哥您懂规矩吗,走啥走呢???
  
白敬亭目瞪口呆,停在原地,瞧见魏大勋随后一跃而起,把球抡过了几乎一整个半场。球重重地砸在篮板上大力回弹,对方的后卫见缝插针地钻进禁区,接住球毫不犹豫地跳起补篮。
  
进了。
  
全场惊叹。
  
“我去。”
  
白敬亭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惊诧和感叹,混在一片六六六里并不明显。他把汗湿的头发一把撸上去,露出光洁的脑门,双手撑着膝盖,越过镜片盯着那个穿格子衬衫的男生。
  
“牛逼啊兄弟。”
  
魏大勋骄傲得像只花孔雀,环视一周,白敬亭和他眼神撞上,清清楚楚地读懂了他的意思。
  
哥厉害不。  
  
厉害死了。
  
白敬亭转头看向余文乐,魏大勋刚那个三步上篮动作标准,称得上一句帅气潇洒。问题是,这人起步的位置太远了——白敬亭自觉见识短浅,活了快二十年,这还是头回见到三步上篮从中线就开始迈腿的。
  
他冲余文乐喊:“乐哥——!这个球算走步了吧!”
  
六叔笑眯眯的,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继续。
  
白敬亭死好脸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觉得刚那个球丢了完全是因为自己这边压根没想到魏大勋还有这招数,毫不设防才让对方进了球。他拎了拎裤腿,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前提还是要把球抢到手。
   
这次球传到魏大勋手上,队友都被密不透风地拦着,胡一天长手长脚,居然还有余力过来做一个抢球的假动作,和熊梓淇左右两边封死了魏大勋上篮的路径。熊梓淇哈哈大笑:“哥你要不就直接在这儿投篮吧。”
  
魏大勋: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
  
球眼看就要在魏大勋手上待二十四秒了,白敬亭此时没有人拦,灵光一现,以一种极其短促而有力的叫法叫了一声魏哥。
  
魏大勋此时是重点看护对象,强突根本不现实,一直在等一个传球机会。耳边猝不及防来这一声,他还真把球传了出去。
  
球一脱手就悔恨万分,队友嗷嗷叫唤,说美色误国。白敬亭看出他的后悔,跳起来接住球,黑色T恤下摆掀起,露出一截细白的腰,眯起眼猫似的笑了。
  
职校的人高,高传球半点好都讨不着,白敬亭他们队多走地面球,球在地上弹了一下,落进飞快跑回的胡一天手里。余文乐说得不错,狗咬狗,职高生内部打破了头,死命拦着彼此。白敬亭因此得了一线喘息,他没魏大勋力气大,没自信能抡过整个半场,跑过中线几步才大喊一声胡一天。胡一天压低重心,对方赶向他的位置回防,他把球从人群的夹缝里又传回给白敬亭,球速极快,落地的时候差点打在对方一个人的脚上,有惊无险地没有被半路拦截,被白敬亭接住。白敬亭学着魏大勋,大老远就开始三步上篮。
  
走了狗屎运,居然进了。
  
全场一片口哨声和掌声,跑到篮筐下,原本打算抢篮板的魏大勋目睹了进球全过程,把手拢在嘴边,用哄幼儿园小朋友的语气说:你——真——棒——
  
隔壁办公室的老师终于忍不住探头警告他们,该自修自修该回家回家,再违反纪律打球就要通报批评了。
   
余文乐走过去,扒着窗台:“以前没这规矩啊?”
  
那老师被他们吵得心力衰竭,语气挺冲,冷笑一声:“你问问他们前两天干了什么,打球打得昏了头,居然打碎了篮板,玻璃碎了一地,幸亏人没事。学校已经说了,晚自修就是晚自修,没事别抱着球到处瞎折腾。”
  
余文乐扭头,幸灾乐祸:“你们那么厉害呢,篮板都能打碎。”
  
一听要通报批评,一群崽子安分下来,凑在一块开始算进球数——私底下打比赛多半图个好玩,不太计分,就算有输赢赌注,到了最后脑子也是糊涂的。
  
没什么意外的是职校生进球多,精力过剩的男生们开始拱魏大勋:“魏哥!请客,请客!”
  
魏大勋举手投降,点了几个人,玩笑道:“你们安心住校,就别去了,给哥省点钱吧。”
  
旁的男生笑起来,说那可不行。
  
“魏哥,这顿饭我们吃定了,他们几个我们大不了最后堆人梯把他们送回去,这次你可别想逃。”
  
魏大勋无奈。
  
“等会儿想吃什么。”
  
白敬亭这才明白过来,魏大勋刚刚就是习惯性问一句——他们队一看就不会赢,不如早点征询一遍意见。他站在魏大勋身后,抱着水瓶喝了口水,小声逼逼。
  
“想吃火锅。”
  
他们队输了,况且原本就是白蹭到的一顿饭,没什么资格提意见,抱臂听职校生在那儿闹。白敬亭只是随口一句,表达一下自己的小愿望,音量极小,他声音本来就低,更加含糊不清。
  
但魏大勋不仅听见了,还听清了。
  
“这么热的天还吃火锅啊。”
  
他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在今天把“见色忘友”这个名头坐实,回身问白敬亭。

火锅狂热爱好者白敬亭握拳,话可不能这么说。火锅嘛,他给魏大勋找了个非常有说服力的理由。
  
“自助火锅,便宜。”
  
白敬亭脸上全是汗,眼镜刚刚因为戴着难受又摘了,拿着用水沾湿的纸巾擦脸。近视的人到了晚上更加是个瞎子,看人的时候不自觉会细起眼,长长的睫毛挡在眼前,一笑,像是一只狡黠的小狐狸。
  
魏大勋一踹旁边那人:“火锅,有意见不。”
  
哪敢有呢。
  
男生们暗中腹诽,举起手全票通过。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589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