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非典型恋爱关系05

*现代AU。

*这章写得时间感觉很乱(´∀`)♡谢谢你们能包容我看到最后。

*直白平实而浅薄的校园恋爱。

@一默 虽然知道你一定看不到但是!加油啦!!!

  

 

  

— — — — — — — — — — — — — — — 

  

  

  

  

高考结束,即将升高三的高二被赶到学校最后面的一栋独立的教学楼,免得受疯闹的新生打扰。鲜红的标语贴了满墙,白敬亭被熊梓淇拖着,和胡一天王嘉尔他们在最羞耻的一条标语下拍了张迷之合影,他觉得这事儿蠢得男默女泪,捂住嘴来了段B-box。旁边王嘉尔实力dab挡脸,胡一天手上有本作业本,半点儿不给面子地糊在脸上。

  

“人好学,虽死犹存;不学者,虽存犹灭!”

  

熊梓淇发在朋友圈里,附言:“男团出道了解一下。”日常活跃在别人朋友圈里的白敬亭点完赞,一刷新,看见魏大勋也点了赞,那朵小花风骚地开在一堆朴素的备注里。

  

他把脸埋进被子里。

  

一个星期只见两天,真的太少了。

  

暑假提前开学,午休的时候蝉噪阵阵,太阳还在北回归线和赤道间长途跋涉,日光毒辣,合着蝉鸣,令人心烦意乱,精力旺盛无处发泄的男生们差点撸袖子去粘蝉。

  

不知道哪个女生忽然小声感叹,这是高考前最后一个夏天啦。

  

偃旗息鼓。

  

以后想听都听不到了。

  

高三始终是一个沉重的词,几乎让人把所有的热血在这一年里挥洒殆尽,青春如风一般呼啸而过。少年人没个定性,玩笑似的梦想一天一个,眉眼却不自觉沉静了下来,偶尔成群结队钻出班,目的地也从操场变成了办公室。

  

白敬亭被好几个人告知了他们的宏伟目标,让他印象最深的是郑合惠子有一天早上一到校就把书包甩到桌上,出去灌完水回来,经过他的时候一手撑在他的桌上,问他,年轻人,你想闻名全省吗。

  

“朋友,”郑合惠子一脸严肃,“英语考上一百四,闻名全省不是梦。”

  

正常开学后——也就是正式成为高三的第一个周五,最后两节自修课并在一起,英语老师拿着卷子进来,说做个小测验。一心想着回家的少年人们哀鸿遍野,熊梓淇浑水摸鱼,试图跟胡一天进行某种py交易。吵吵嚷嚷,末了英语老师一拍讲台桌,说干嘛呢,都高三的人了,多做两张卷子怎么了?

  

有人弱弱地回复:“可是老师,您双休就已经布置两套卷子了。”

  

“年段里统一的安排。”英语老师把卷子按组分好,在传卷子哗啦啦的动静里说,“让你们多做题是不想让你们后悔,觉得比那条分数线差的那一分两分就是因为当初没有多做那几套卷子。”

  

放学的铃声响起,白敬亭把试卷往上传,前座的鬼鬼看了一眼,又递回给他,指甲在班级那一栏上划过一道浅浅的印记:“高三。”

  

“写惯了。”白敬亭低头,打算再补上一横,不料苟延残喘了一整场考试的黑笔在此刻寿终正寝,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灰痕。

  

随它去吧。

  

后面和胡一天斗智斗勇了一节课的熊梓淇终于把试卷塞上来,字写得龙飞凤舞,传到鬼鬼那儿,女生又一次转过来:“你们几个怎么都对高二那么念念不忘呀。”

  

被突击测试蹂躏得醉生梦死的熊梓淇听到鬼鬼在说他,瘫在桌上有气无力:“我们还想再年轻几天嘛,假装顶上还有比我们高的一届——一天写得肯定也是高二,他虽然挡得死,但我从他指头缝里把答案抠出来看,就差名字和他写得一样了。”

  

“小白。”后排装死的熊梓淇捅了捅白敬亭后背,“乐哥让我们今天去试试新高一的水平,你去不去。”

  

“有事。”白敬亭已经把包单肩背上了,就等台上点试卷的老师一声令下。

  

“我靠你不是背着我们谈恋爱了吧,暑假里也没怎么见过你,一天到晚忙啥呢。”

  

熊梓淇本意就是说句玩笑话,没成想人称注孤生的白敬亭站起来,冲出门之前,真回了他一句。

  

“忙着谈恋爱呗。”

  

  

  

  

“嘛玩意儿???”

  

  

  

  

白敬亭这恋爱谈得挺佛。

  

平时他怕打扰到同寝的人休息——学校的隔音效果巨差无比,一个人在寝室里咳嗽能响彻整层楼——只能和魏大勋发微信。魏大勋大三的那个暑假被他妈绑回了家,大四之后突然忙了起来,白敬亭简直是把奔现谈成了网恋。

  

网恋对象魏大勋痛心疾首地跟白敬亭说早点定论题写论文,对谁都好。

  

白敬亭没心没肺,哈哈哈,说加油。

  

魏大勋给他发了个“超凶”的表情包,说明天晚自修前给我去那天那个墙下面等着。

  

次日,白敬亭在学校墙头捡到了一支大勋花。

  

和一只魏大勋。

  

魏大勋坐在墙上,到了这时候才想起来,问白敬亭:“你们这儿没监控吧。”

  

“当初有,据说能180°全景拍摄,但被一个学长‘无心’拿篮球砸成历史了。”白敬亭故作嫌弃,“这点儿消息都没打听明白你来这儿晃啥呢。”

  

魏大勋祭出两人刚认识时候的一个老梗,跳下来抱住白敬亭,往他耳朵里吹气:“色令智昏。”

  

但男生不管怎么忙,周五还是会风雨无阻地来接白敬亭放学。因为魏大勋的课表清奇,周五下午居然有课,等他骑着小电驴过来,刚好一头撞进M高这边的放学高峰,五百米开外就能堵成狗,白敬亭得先走过学校北边那个车站。

  

白敬亭想起这个就又气又好笑,合计着当初那辆女式自行车就是故意借的,不仅用来搞笑,还等着他主动上手搂他腰。

  

想得挺美。

  

他买了双新鞋,昨天到的,寄到学校对面,让熊梓淇给他拿过来。白色的高帮,带了点小心机买了内增。白敬亭和魏大勋在体检表上的身高是一样的,但他绝不认输,力图压魏大勋一头。

  

熊梓淇今天一见他就沃了一声,“孩子怎么忽然长了那么多。”

  

白敬亭抽他:“占我哪门子便宜。”

  

魏大勋还没到,走过车站的时候白敬亭从兜里摸出手机,准备玩一局2048,平时拿来午睡时候当被子盖的校服外套系在腰上,同班有女生骑着摩拜飞过,喊他:“白大神——你真的太瘦啦——”

  

旁边等车的女生们不知道想到什么,看着他突然一致笑了起来。

  

白敬亭:?

  

今天和往常又不太一样。白敬亭走到红绿灯口停下,用手给自己搭了个凉棚,想,今天是要去魏大勋家里。

  

魏大勋搬窝了,之前那套房子因为房东的孩子要回国住下,必须给人家腾出来,房东太太颇为不好意思地补还给他多收的几个月租金。魏大勋看她态度良好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收拾东西去学校宿舍凑合了两晚,这几天才住进何老师给他找的那套房子里。

  

碰巧和白敬亭家在一路上,直线距离五百米不到。

  

白敬亭表示看不懂这个心机boy。

  

  

  

  

15:44

 

大勋🌸:今天叔叔阿姨在家吗

 

亭优秀:不在,前天晚上的飞机,刚我妈还发了朋友圈,说要和老白去夜游秦淮河

 

大勋🌸:那晚上来我家吃?

 

大勋🌸:祝贺哥哥乔迁之喜

 

亭优秀:......

 

亭优秀:故意纵火是犯法的

 

大勋🌸:请对你男朋友信任一点

 

大勋🌸:你挑吧,喜欢美团还是饿了吗

 

亭优秀:魏大勋

 

大勋🌸:......

 

亭优秀:你能不能争气点儿自己做顿饭

 

大勋🌸:你说话怎么那么大喘气!

 

亭优秀:喜欢你

 

亭优秀:是不是理解成这句了

 

亭优秀:撤回了

 

大勋🌸:没用

 

大勋🌸:已截图

 

大勋🌸:么么哒

  

  

  

  

白敬亭和魏大勋说过一回自己家里是个什么状况,父母都是搞研究的,天南海北地跑。之前小学初中因为是义务教育,买的学区房,最快的一次白敬亭五分钟没到就从家飞到了教室,他二位也挺放心。

  

但高中不一样,白敬亭撞大运考进的M高和他家完全两个方向,路途遥远,大概是要从客运中心开始一直坐到底。二位家长也没想到白敬亭能考进 M高,什么也没准备,非常忧虑白敬亭,坚信他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一个人跨过一个城区太危险也太麻烦,卡着住宿申请截止期限把他塞了进去。

  

丢了孩子这个包袱的二位,自此更加勤快地往外头跑,周末都见不着几回人。

  

真是把一生都奉献给了科研事业。

  

魏大勋觉得挺稀奇,拍拍白敬亭的腿,说那你挺厉害的。

  

额头抵着魏大勋后背在玩手机的白敬亭:啊?

  

“就,叔叔阿姨都不太管你,你能长成现在这样挺不容易。”

  

“什么样儿啊。”

  

“我喜欢的样。”

  

偷偷红了脸的白敬亭二话不说,抬腿磕了下魏大勋的小腿:“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趁早给我把你那试用版的情话系统卸了吧。”

  

魏大勋又拍了下白敬亭的腿:“痛。”

  

“哦。”

  

“所以我到底什么样儿啊。”白敬亭把下巴搁在魏大勋肩上,刨根问底。魏大勋侧过脸看他,笑出一个梨涡,白敬亭伸手去戳。

  

“就想听我夸你是不是。”

  

“是——魏大勋你还能不能行了。”

  

“能行能行。小朋友,不要随便说你男朋友不行。”

  

“挺厉害的。”魏大勋说,“钢琴十级不好考,就算是业余,别的人家长逼着都不一定能考出,你被叔叔阿姨散养长大还能自己去考个证书出来。我听熊梓淇说当初你中考分数是压着分数线进M高的,和他难兄难弟,结果现在你背着他腾飞到了年段前五十。篮球打得好,什么都会。长得也好看——你看我说话有艺术吧,先夸才华再夸脸,不会显得我特肤浅。”

  

“那最后不还是在肤浅地说我长得好看。”

  

“不是。”

  

“?”

  

“是在说我喜欢你。”

  

“......你怎么背着我升级了。”

  

  

  

  

“发什么呆呢。”

  

白敬亭的思路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魏大勋打断,男生把他勾过来些,拎着他的校服袖子:“不热吗。”

  

“热。但这是我今天的fashion point。”

  

魏大勋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是fashion point,竖起大拇指夸白敬亭:“高材生。”

  

白敬亭跨上小电驴后座前,想起什么,收回腿:“你站起来,我今天有第二个fashionpoint。”

  

魏大勋乖乖站起来,白敬亭抬手比划了一下:“你看,我比你高了!”

  

魏大勋低头看他鞋,无可奈何,圈着白敬亭腰把人抱起来:“够高了吗。”

  

“高、高飞了——大哥你快放我下来!”

  

  

  

  

等到了魏大勋租的新房子的时候,暮色四合天色昏沉,白敬亭拎着东西,坚强地用一只手解锁拍照发朋友圈。

  

还不忘非常谨慎地关定位。

  

夏天天暗得晚,他和魏大勋折腾到这个点是因为,某人说一定要证明给他看一个单身二十年独居三年的男人的做饭实力,半路拐弯去了超市。

  

白敬亭推着车跟在后面,两人经过菌类货架,魏大勋抬手一把按住车。

  

白敬亭:“噶哈?”

  

魏大勋:“以后你要是再敢质疑哥哥我,我就把香菇切成丁,不管啥都往里头放。”

  

白敬亭:“......”

  

结果买了一堆速冻食品。

  

白敬亭明白了,单身二十年的魏大勋最后的倔强大概就是不买方便面。

  

排队的时候,魏大勋站在白敬亭身后,整个人贴在白敬亭身上,左手借着收银台的遮挡,去拉白敬亭的右手。

  

白敬亭抖肩,说你等会儿再靠,我支付宝里没钱。

  

魏大勋就把手机塞给他。白敬亭看天,无奈,说你先放手,我一只手拿不了两个手机。

  

折腾。

  

“上去了。”

  

魏大勋从低矮得要撞到头的车棚里钻出来,开口打断白敬亭的思路,拿过白敬亭手里的袋子,叮嘱白敬亭:“这边是老小区,大概是个假物业,楼道灯坏了贼久都不见人来修,楼梯还比别的地方高一点,你……”

  

他话还没说完,后头的小聋瞎白敬亭登时一个趔趄,扒住魏大勋的后腰。

  

“.…...小心一点。”

  

魏大勋试图忍住,最后还是笑出声,背过手去拉住白敬亭搭在他腰上的手:“跟哥这儿碰瓷呢。”

  

小聋瞎白敬亭痛彻心扉:“憋说了,给我心都吓停了一拍。”

  

两人有惊无险地靠两条腿上到五楼,白敬亭靠在门边的墙上,拿手机给魏大勋照明。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魏大勋突然出声:“我今天…特别开心,比你看见的要开心得多。”

  

“嗯?”

  

“感觉特别过日子,挺好挺踏实。”魏大勋把门拉开后却不急着进去。楼道里比外边凉,白敬亭并不心急,他看着魏大勋抬起手捧住他半边脸,男生几乎是在撒娇了:“可以亲你吗。”

  

“之前的喜欢是刚刚好满到头顶,现在已经多得溢出来了。忍不住了。”魏大勋说,“想亲,真的太想了。”

  

那就亲呗。

  

白敬亭闭上眼。

  

言语都太多余了。

  

他感觉到魏大勋凑过来,借着暮色给他的勇气,轻柔地吻在他唇角。

  

然后慢慢地覆到他唇上,紊乱的气息相缠。

  

  

  

  

他的心忽地满了。

  

像一个茫然的旅人,驾着一艘小船,飘荡航行十余载,终于在某一夜看到了远处小岛上的灯光,有人坐在灯下,冲他招手。

  

待他驶近后,看见那人笑容明媚灿烂,伸出手来接他。

  

说你可让我等太久了。

  

他说不怪我呀。

  

我怎么会想到是你。

  

可也是真的喜欢。

  

命中注定的喜欢。

  

  

  

  

—TBC.— 

  

  

  

   

  


评论 ( 50 )
热度 ( 393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