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看置顶。

非典型恋爱关系06

*现代AU。
*日子漫长,你们可得好好地一起走下去呀。
*有看过复得的姑娘在担心这边会BE,别怕啦2333
 
— — — — — — — — — — — — — — — 
 
 
白敬亭把空调叶片往下压了压。
 
M高要求周一升旗仪式这天,全体学生穿校服衬衫正装。白敬亭早上的时候没留意,中午站在楼上往下看才知道满操场的白衣少年有多晃眼。几个穿着格子短裙的女生从楼下走过,故意挤兑腿最细最白的那个,没一会儿又嘻嘻哈哈地黏到一起。
 
白敬亭今天没什么胃口,避开冲下楼去吃饭的汹涌人流,先去厕所洗了把脸,没留神让领带也进水池里泡了回澡,如今只好拈起尾端沾湿的领带,站在班级空调18℃的冷风下静等吹干。
 
鬼鬼同样没去吃饭,宣称要减肥,和班里的另外几个女生窝在位子上玩手机。她正对着风口,被风扫到后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叫起来:“哎呀——!太冷啦。”
 
白敬亭转过脸去看她,镜片被吹得冰凉,一背离18℃冷风的攻击范围,热气就拢了上来,雾茫茫的一片。他摸摸鼻子,什么也看不清,转回身,抬高拿着领带的那只手,另一只手将空调叶片顶回原位。
 
紧闭的门被人猛地一把推开,砸在墙上弹了两下,惊得教室里每个人都扭头看去。自称偶染小恙不便到校的熊梓淇立在门边,脚步虚浮,看样子也被这动静吓了一跳,愣了会儿才接着往教室里蹭。胡一天跟在后头替他把门关上。
 
白敬亭一路注视着熊梓淇,直到他坐下,今天的抖音King一反常态,进门之后一句话都没说,书包一甩又躺倒在课桌上。
 
胡一天完成了扶助伤患的任务,站到白敬亭边上,撩开刘海,让自己汗湿的额头接受18℃冷风的洗礼。
 
“刚吃完饭路上碰上的。”胡一天说,“我还以为不是他,烧刚退就过来,真是对学习爱得深沉。”
 
“嗯?”白敬亭把领带放下,“他真病了?”
 
胡一天挑眉,疑惑:“真的啊。梓淇平时是比较散,但是也没到谎称病假逃课的地步吧。”
 
“不是说这个。”白敬亭啧声,一下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完完全全的不知情人解释,干脆把空调前的至尊席位全部留给胡一天,背着手走回自己的位子,侧身坐下。
 
他叫熊梓淇:“哎。”
 
熊梓淇原本把脸埋在臂弯里,听见白敬亭叫他,转出一只眼静静地盯着白敬亭。白敬亭和他对视半晌,率先移开眼,盯住自己搭在膝盖上的细长的手指,问熊梓淇:“你是不能接受吗。嫌恶心你跟我明说,别因为这事儿两头膈应。”
 
“我恶心你干嘛。”熊梓淇虚得发冷,捞过胡一天搭在椅背上的那件大得惊人的校服外套套上,重新趴回来,“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我就问你一句。”熊梓淇把手伸进抽屉里,一边翻找什么东西一边问白敬亭,“认真的吗。”
 
“嗯。”白敬亭止不住地笑弯了眼,“再认真不过了,只要他不放手,那我也不想去找第二个能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我的人了。”
 
“可快闭嘴吧我不想吃狗粮。我哪有什么好说的.......我靠亏了,要早知道你能和那谁搞上,当初吃完饭我转他那笔钱干嘛——不管,等我感冒好了,你可一定得叫他再请我吃顿饭。”
 
白敬亭脱口而出:“娘家人?”
 
熊梓淇:“......冲你这句话,看我吃不穷他。”
 
“所以你为啥不回我俩微信?给我担惊受怕好久。”白敬亭拿笔敲熊梓淇的桌面,熊梓淇终于摸出他刚修好的手机,拍到桌上,冷静解释:“碎了:)刚修好拿回来的,要不是为了拿手机我今天死都不来。
 
“是这样。那天魏大勋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我们吃完饭刚散,有个高一的搁我后头走,莫名其妙来了个平地摔,摔下去的时候头先撞到我后背——我至今没想明白这是什么骚操作。当时我正心神震荡忙着三观重塑,叫他一撞,手机没捏住,啪叽摔地上,不负众望地碎了。
 
“我最近大概水逆,才九月份啊哥们儿,我居然因为洗了个冷水澡冻发烧了。我妈如临大敌,觉得一切会产生辐射的东西都会使我病情加重,让我生生过了两天与世隔绝的日子,今天总算能见到你让我问个明白,可憋死我了。”
 
白敬亭听完熊梓淇夹带着咳嗽的血泪控诉,没等他对水逆这个词做出疑问,高三午休前惯例的英语听力训练的音乐前奏催命般地响起来,周遭登时一片手忙脚乱地找书声。
 
英语老师拉开窗,探头,不放过任何说教的机会:“就叫你们都早点准备好,高三的学生了,还不知道提前准备一下。”
 
白敬亭转回去,一目十行地看完题目,在第十三题A选项里的flowers上画了个圈。
 
 
 
 
事情是这样的。
 
让我们先把时空倒回上周五,那个昏暗而温柔的楼道里。
 
 
 
 
天边霞光渐黯。
 
亲完之后,白敬亭才记起从自己繁乱的思绪里抽出一抹羞赧,白净的脸上浮起一层薄红,把脸埋进魏大勋的肩窝里。
 
攒了十八年的初吻啊......
 
男生轻笑一声,歪头,用同样发热的脸碰了碰白敬亭开始烧起来耳朵尖:“咱们偷偷的,你别抬头,假装谁也不知道谁害羞了。”
 
魏大勋把空着的手塞进白敬亭和墙之间的缝隙里,垫在他突兀的肩胛骨下,像是一眼看破了他的心思,笑道:“谁还不是把初吻攒到现在咋地。”
 
“胡说。”白敬亭戳他腰,“自己坦白,是维基还是百度。”
 
“知乎,有历史记录为证。”
 
魏大勋说话的时候胸腔震颤,热气喷在他脸侧耳畔。白敬亭只觉自己的心率也跟着一起变得紊乱。
 
“进去啦。”男生压低嗓音,用呼噜猫祖宗的手势顺了顺白敬亭的背。白敬亭摇头,柔软的发丝拂过魏大勋脖颈,男生哎哟一声,说痒。
 
白敬亭不管他,抬手,虚虚圈在魏大勋精瘦的腰上。
 
他别开脸,把后脑勺留给魏大勋,脸冲着楼梯口。老小区的楼梯间比现在的新小区大很多,返潮的水泥地面上堆放着哪家的纸箱杂物,照拂了它们一天的太阳正马不停蹄地赶向地球的另一面,阳光在尘埃里一格一格地爬下去。
 
他微微施力,压住魏大勋要起身的动作。
 
“再等会儿。”
 
“嗯?”
 
“还没害羞完。”
 
 
 
 
“我去。”魏大勋蹲在冰箱旁边,把那堆速冻食品掏出来往里放,忽然惊呼一声。白敬亭正在一边,拿着魏大勋刚从冰箱里给他拿出来的冰可乐吨吨吨,闻声探头。魏大勋回头看他,问:“你对香菇有多讨厌。”
 
“能吃,但就是不喜欢那个味儿。”
 
“祖宗。”魏大勋手里的包装袋窸窸窣窣,看着白敬亭无奈地笑,“你还真是个不过日子的,随便拿东西。这几包饺子都是香菇青菜猪肉的,乐意吃不。”
 
白敬亭表示我们还能再抗争一下。
 
最后,魏大勋从厨房的储物柜里挖出一筒细面,两人凑合凑合,白敬亭试探着浇了半碟酱油进去,问魏大勋行了吧。
 
魏大勋挺迟疑,说能吃就行吧。
 
白敬亭来了兴致,拉开冰箱门看见里头还有俩鸡蛋,拿胳膊肘捅魏大勋:“大哥,给添俩鸡蛋成不,我可能会煎荷包蛋。”
 
魏大勋可不敢不让这祖宗开火,怕他闹腾,心惊胆战地靠在门边盯了会儿,见白敬亭还挺像回事儿,放心地走进卧室去给手机充电。等他再回来,白敬亭已经换了姿势,一手锅盖挡在身前,一手抬高,伸直了胳膊,铁质锅铲已经把荷包蛋扒拉成了炒蛋。
 
——眼见着还有变焦的倾向。
 
魏大勋从后头圈住白敬亭,连忙关火,把锅盖放到一边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吭哧吭哧地笑起来,白敬亭白他一眼,男生抖着手把略微焦糊的炒蛋铲进碗里。
 
白敬亭又拿胳膊肘杵他:“放手,也不嫌热得慌。”
 
魏大勋给他顺毛,把从外头水果筐里拿的一根香蕉塞给白敬亭,把他放开:“没别的意思,我也这水平,不然你以为我刚为啥不搞。”
 
“但我可以为了你学一下。”锅铲和锅底发出剧烈的摩擦声,魏大勋嘴角含笑,眼神缱绻,“今天真是,越聊越过日子了。何老师上次问我租房子有没有什么条件,说有套房是生活设施比较齐全的——就是能做饭的,你现在待着的这套房。
 
“早几个月,倒回我俩还没认识的时候,我铁定说随便,甚至会说别了吧,点外卖就行。但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慢慢生起了说,真的跟一个人过日子的心思,不是单指做饭这个事儿。有时候我晚上盘腿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影,手边开着一盏小夜灯,我总觉得要是你在就好了。
 
“就是那种,好像下一秒,你会忽然拉开某扇门,跟我说电视声音开太响了打扰到你了,然后啪嗒啪嗒趿拉着拖鞋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
 
“那感觉是真的太好了。”
 
白敬亭和魏大勋的位置掉了个个儿,变成了白敬亭靠在门边,抓着刚险些从兜里掉出来的手机。他说:“那你等我几年。”
 
“我就要长大了,学会怎么过日子不是必修课吗。”
 
 
 
 
18:59
 
熊梓淇:哈喽???
 
熊梓淇:我可算有时间给你发消息了
 
熊梓淇:谈恋爱真假的????????
 
亭优秀:骗你干嘛
 
熊梓淇:???????????
 
熊梓淇:我靠你????????
 
熊梓淇:谁啊???我认得不?我的妈诶我可真怕这消息漏出去掀起一阵血雨腥风
 
亭优秀:你认得
 
熊梓淇:?班里的
 
熊梓淇:胆气过人啊小伙子
 
亭优秀:......
 
亭优秀:这都哪儿跟哪儿
 
亭优秀:等会儿
 
亭优秀:我问他一声能不能告你
 
 
 
 
19:06
 
熊梓淇:您是去吃人了吗
 
 
 
 
19:14
 
熊梓淇:我滴天
 
熊梓淇:我这儿战斗餐都快吃完了
 
熊梓淇:你这是要憋死我
 
 
 
 
19:25
 
亭优秀:在
 
亭优秀:...刚替人打下手做饭呢
 
亭优秀:我问他一声
 
 
 
 
白敬亭和魏大勋对坐在不大的饭桌两边,大长腿委屈地叠起来,魏大勋偶尔换一个翘二郎腿的姿势都能撞上桌底下白敬亭的脚。
 
白敬亭轻轻踢回去,问魏大勋,他是不是得买那种欧式大长桌才能方便他伸展开来。
 
魏大勋假装认真地思索一番,说那还是算了。
 
“那么长的桌子,你没戴眼镜肯定要看不清我。”
 
说着,两手拇指和食指交错,给白敬亭比了两个廉价的心。
 
白敬亭:呸。
 
“诶。”白敬亭呲溜着面,想起什么,调出和熊梓淇的聊天记录,把手机推到桌子中间给魏大勋看,“他问我两回了,你决定吧,要不要跟他讲。”
 
魏大勋歪着脑袋去看,白敬亭自带阅读器功能,帮人把记录一点一点往下划。
 
“你自己不介意?”男生抬眼看他,捏住白敬亭的手。
 
“这个事儿我是觉得,没什么好介意的吧。还有就是,我觉着事无不可对人言,之前只是一直没这个,契机...?我莫名其妙跟全世界说我是弯的,毛病吧。”
 
“那咱俩挺像,我还比你更进一步。”魏大勋收回手,去掏自己兜里的手机,单手开锁打字,平静地给白敬亭投下一个爆炸性消息,“我妈知道我不喜欢女生,看开了之后觉着儿孙自有儿孙福,只叫我别寻求一时刺激。我之前回去的时候已经跟她讲了,我遇上个特别喜欢的特别可爱的男孩子。”
 
“行了。”魏大勋把手机丢回桌上。白敬亭还在消化刚那个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见过魏阿姨的消息,有点懵,恍惚地去看魏大勋的手机。
 
他看见魏大勋主动给熊梓淇发了消息。
 
 
 
 
19:38
 
大勋🌸:Hey Bro
 
熊梓淇:咋
 
大勋🌸:就跟你说一句
 
大勋🌸:小白没吃人
 
大勋🌸:刚跟我在厨房里挣扎
 
大勋🌸:然后
 
大勋🌸:在一起了
 
大勋🌸:他真的很好
 
大勋🌸:谢谢祝福
 
 
 
 
“你就不怕吓死他......”
 
“我不管。答应你了的,之后的九十九步,都会替你先走过。”
 
 
 
 
下午第一节课排的是自修,和数学死磕大半个午休的白敬亭直接睡昏了过去,反倒是后排的“大病初愈”的熊梓淇先一步醒过来,往窗外看了一眼,本意是瞧瞧看有没有老师来查岗,没料到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蓝白条纹短袖的男生也不知道在墙边站了多久,躲在阴影下,带着单边耳机,专心致志地盯着他们这边。和熊梓淇眼神对上的时候笑笑,点头致意。
 
接着,白敬亭就被熊梓淇,用足够把人生生摇散的力道大力摇醒了。
 
他把自己的脑袋从校服里扒出来,翘着一撮毛:“啥?”
 
熊梓淇从抽屉兜下挖出个马克杯塞给他,赶他走:“出去给我灌杯水,我要喝药,然后爱去哪儿去哪儿。”
 
白敬亭反应过来,扭头看向窗外。
 
魏大勋终于等到自家小朋友睡醒,抖了抖站麻的腿,冲白敬亭招手。白敬亭连忙捂住自己通红的额头,迅速背过身蹲在熊梓淇桌边,抱着熊梓淇的水杯,说我靠他怎么突然来了,我现在丑得太让人幻灭了。
 
熊梓淇拍他,说别挡了,脸上也都是印子,但很帅啦。
 
白敬亭一脸英勇就义地溜出教室,坐在后门口的女生被热风燥到,往同桌那边靠了靠,催他:“白大神你赶紧关门啦,我们这边日子真的过得超苦,门一开一关空调就跟假的一样。”
 
白敬亭小声道歉,刚跨出门又转回来,问人借了两张餐巾纸。
 
他抬起胳膊,坚持挡住自己的额头,魏大勋戳戳他的脸,说:“挡啥啊,不就睡出个印子来吗,谁还没有过。”
 
“...太丑了,我怕让你幻灭。”
 
他把餐巾纸塞给魏大勋,两人一起往饮水机那边走。白敬亭有点心疼,虽说已经入秋,但天气依旧炎热,男生的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过来多久了?也不叫我一声,外面多热啊...亏你站得住。”
 
魏大勋直接把纸巾贴在额头上,看着白敬亭拉开窗户把水杯递还给熊梓淇,小声解释:“真没多久。舍不得叫你。”
 
白敬亭转回头看他,眼里写满了不信任。
 
你尽管说,试试看我会不会听你瞎说。
 
魏大勋揉了一把白敬亭的头发:“别那么聪明嘛。”
 
白敬亭退开些,以免让自己本来就乱的头发更乱,问魏大勋:“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你们学校有个音乐老师是我老师的朋友,找我有事儿,我顺道过来看看你。”
 
“我说呢...刚还在想你怎么通过我们学校保安的盘问,原来是有老师带你进来。”
 
“还真不是。”男生笑起来,“那位手机关机,估计在睡觉呢。”
 
“那你怎么进来的?”
 
“顶着你的名头呗。保安问我,来干嘛,我说来给我家小朋友送书,他忘拿了。”魏大勋说,“保安准备登记,问我,是哪个家长啊。我说不是家长。
  
“是家属。
  
“男朋友怎么能算家长。”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375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