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非典型恋爱关系07

*现代AU。
*过渡章。你好呀,恋爱中的少年魏白。
 
 
— — — — — — — — — — — —
 
 
 
 
魏大勋生病了,具体情况未知,还是下午倒数第二节课的时候,某X姓抖音King通过自己人脉广及天南海北的朋友圈知道的消息。病毒好像来势汹汹,当初一块打球的那帮职高生在朋友圈里摩拳擦掌,说要去探望一下魏哥,调剂一下无趣的学习生活。
 
白敬亭震惊于居然真有大傻子会把自己翘课去看望病人的消息广告天下,同时严重怀疑是该抖音King昨天隔着窗把病传染给魏大勋的。
 
“就昨天,我送他出学校的时候人还好端端的,这么大的人怎么会说病就病。”
 
熊梓淇很委屈。他一摊手,说:“小白,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前天感冒不也是突如其来,也没见你多跟我展现同学爱。这事儿魏大勋肯定瞒着你呢,你就算不能以德报怨至少也该以直报怨吧。”
 
“哦?”白敬亭抬眼,面无表情,“我弯。”
 
“等会儿如果有人问起我去哪儿了,帮我挡一下。”
 
他拿起手机,想了想又从包里翻出琴房钥匙,风一样跑出了教室。
 
到了琴房,白敬亭才知道自己拿钥匙的行为纯属多此一举,门虚掩着,两个看模样是高一新生的女生在里头,正对着曲谱在练什么。他敲敲门,靠着钢琴打节拍的那个立马局促地立正稍息,扶了扶眼镜,试探着叫他:“白、白学长?”
 
白敬亭没想到自己人不在江湖江湖却还有他的传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高贵冷艳地点了点头,“没事儿,你们练,我去后头器材室打…打个beat。”
 
他在女生们诚惶诚恐的注视下钻进隔音良好的器材室里,音乐社的吉他不分好赖地堆在这里,让白敬亭有点无处落脚。他小心翼翼地坐到架子鼓后头,掏出手机。
 
“喂。”
 
这是白敬亭第一次在学校里给魏大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响了十几声后自动挂断,他皱着眉拔出了第二个。
 
这回很快就被接起来了。
 
“你们别玩儿了啊。”
 
魏大勋嗓音沙哑,第一句话明显不是冲着他说的,男生的声音有些远,周围是零零散散的笑声。
 
“怎么了,小白?”
 
“听说你病了,打电话过来问问。”白敬亭盯着架子鼓上金属配件,故作云淡风轻,“现在听你精气神好像不错。”
 
“哪个碎嘴子跟你说的。”
 
魏大勋那边登时一片此起彼伏的辩解,有个声音格外响的隔着电话对白敬亭喊,“白哥您可千万别诬陷我们哈。”
 
“我可不确定。”白敬亭笑了笑,“反正是熊梓淇跟我说的。”
 
“听见了没,加了他的回去都给我拉黑,屏蔽名单里又要再多一个人。”
 
白敬亭听魏大勋说完第一句话就知道,那人没什么大事儿,最多就是个扁桃体发炎。他的腿微微一动,撞上架子鼓哪个部件,砰的一声。魏大勋大概是把那群聒噪的男生赶到了别的地方,环境一下静下来,连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没记错这个点儿你该在上课吧。”感冒后,魏大勋声音的颗粒感比以往强了几百倍,白敬亭方才还不觉如何,光从一千只鸭子叫里分辨出哪个是魏大勋就够他累的了,此刻骤然耳朵一炸。
 
要命。
 
“所以我只能给你打电话啊。”白敬亭靠住吱呀作响的椅背,关心则乱四个字排着队从他眼前走过,“不比你的小弟们,敢翘课去看你。”
 
“别了别了,我巴不得他们少来孝敬我几回。真没什么大事,就我这人不太感冒发烧,他们危言耸听,非说我这种人就是病来如山倒的那种,拿我当由头,一个两个溜出来,死活要来探望我。现在都在外头吃炸鸡...我去,这味儿也太香了——”魏大勋抬高声音,“哎,外头那几个,能听见我声儿不,给哥把门关上,别拿这味儿引我。”
 
“怎么,不乐意有山倒你那儿去啊。”
 
“只等一座敬亭山。”魏大勋偏头咳嗽了两声,“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
 
白敬亭没来由地被自己挂在微信资料里的个签逗乐了,他说:“那我晚上过来,吃啥?”
 
“又搞那套非法手段?”
 
“你管我。说吧,吃啥。”
 
“顺路买点儿就行,不要太刺激伤嗓子。”
 
“行。那...再见。”
 
“......”
 
“......”白敬亭等了一会儿,“你怎么还不挂电话。”
 
“等你呢。”嗓子疼都不妨碍魏大勋撩骚,“舍不得挂你电话。”
 
 
 
 
放学后,白敬亭背着包,在办公室截到接完孩子回来管晚自修的林志颖,面不改色地说志颖哥,我家里有点事儿,必须得请个假回去。
 
林志颖是全校出了名的好说话,开请假条的那个本子一个学期能用完三四本。听了白敬亭的话,也没多问,直接让他去把本子拿过来,先把别的东西填好,自己签个名就行。
 
白敬亭笔尖顿了顿,Kimi从他边上跑过,嘴里哒哒哒,是在模仿飞机飞过。
 
最后他在请假事由那儿写了个照顾家属。
 
林志颖签好名,把请假单撕下来,随口问道:“哪个家属呀?生病了吗?”
 
白敬亭心里那根紧绷的弦刚刚松下来,不料林志颖杀了个回马枪,情急之下差点说漏嘴:“照顾我男...南方来的亲戚!他那个,初来乍到,有点儿水土不服。”
 
他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水土不服就服你。
 
也不知道面前的不老男神对这句鬼话信了多少,林志颖把请假单和笔一起还给白敬亭,眼尾笑出细密的纹路:“晚上如果不回学校,给我打个电话。”
 
“行。谢谢志颖哥。”
 
到魏大勋家楼下之后,白敬亭没急着上去,站在绿化带边上,先和自家太后进行了一场关于那个南方亲戚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串供,麻烦她老人家给林志颖发个晚上不回学校的短信,他懒得两头折腾,大不了明天起早点。新买的两碗鸡丝粥挂在手腕上,勒出一圈红痕。
 
温柔的女声并没有责备他什么,反而透出了点欣喜:“我们小白长大啦,学会关心人了,妈以前总担心你什么都不在意,活得太六根清净四大皆空。”
 
“我还能剃度出家不成?”白敬亭随口说笑道,“心里有您二位,舍不得。”
 
身后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动静,白敬亭头只转到一半就被人大力一拍肩,声如雷鸣:“白哥好!来看魏哥啊,楼上等你呢!”
 
白敬亭:“......”
 
哪里来的怪力少年。
 
动静太大,清楚地传过电话那边,白敬亭听见自家太后特轻快地笑了起来,说:“你要去看望的那个小伙子那么受欢迎呐?你们还得一批一批去看望他,明星待遇啊。”
 
“是啊,大名人。”白敬亭跟着自家太后笑了两声,“我们都爱他,尤其是我,我是他粉圈头子。有空带回去,介绍给您和爸认识认识。”
 
魏大勋屋子里那股炸鸡特有的侵略性味道并没随着职高生的离去而散失,依旧飘香十里,白敬亭一开门就被这味儿熏了个跟头,把清淡寡味的粥丢给一脸苦大仇深的魏大勋,幸灾乐祸。
 
“惨。惨绝人寰。”
 
魏大勋身子发虚,但照样能把白敬亭掀进沙发里,靠体重压着他。白敬亭只是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关心的,任凭魏大勋压着,半句都没嫌,甚至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魏大勋趴得舒服些,拿手背贴了贴二人脑门。
 
“我怎么觉着还是我烫啊?”
 
“嗯?”魏大勋被下午那群名为探病实为作孽的小崽子折腾得挺累,居然折出了个沉重的双眼皮。男生在白敬亭身上蹭了蹭,看样子是想往上挪一段,没能成功,但成功让白敬亭背后的毛倏啦一下全炸起来:“干嘛?!”
 
魏大勋又从鼻子里哼出个问号。白敬亭无力:“没事儿,我太敏感。”
 
这傻子。
 
魏大勋撑起身子,拿自己的脑门贴了贴白敬亭的,距离近到白敬亭觉得自己的睫毛要和魏大勋的睫毛打一架。男生重新把自己撑起来些,声音沙哑:“你的温度系统不行啊,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一病病一双。”
 
白敬亭心不在焉地应声:“啊。”
 
即使退开一些,魏大勋还是离他很近,逆着光,甚至可以看清他脸侧细小的绒毛。男生的皮肤很好,清亮的眼神往旁边飘去,一只手按着喉结,像是要说些什么。
 
太近了。
 
白敬亭突然撑起身子,在魏大勋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
 
“一病病一双,试试。”
 
被回过神来的魏大勋在脑门上拍了一下,倒回了沙发里。
 
“没见过上赶着求生病的。”魏大勋叉着腰装凶。
 
白敬亭冲他伸出手:“拉一把——大哥,你梨涡都笑出来了,装啥呢。”
 
 
 

19:59
 
熊梓淇:白哥!!!
 
熊梓淇:您真不回来了啊?
 
熊梓淇:救救孩子!
 
亭优秀:我没有孩子
 
熊梓淇:救救我!!!
 
亭优秀:......
 
亭优秀:你说
 
熊梓淇:我明天想吃您家附近的那家早餐店的小笼ball您给我带两屉支持微信支付宝转账爱你哦
 
亭优秀:不要你的爱
 
亭优秀:知道了
 
熊梓淇:你
 
熊梓淇:今晚
 
熊梓淇:住哪儿啊?
 
熊梓淇:不会是我想得那样进展飞速吧
 
亭优秀:当然是
 
亭优秀:回我自己家
 
亭优秀:没电了,下了
 
 
 
 
白敬亭收起电量只有15%的手机,点了点魏大勋的手背。少年人为了耍帅,习惯单肩背包,歪着身子问魏大勋,这病还打不打算好了。
 
魏大勋虚心认错坚决不改,扒着门框,意思是你有本事就关门。
 
压了我手我看你心疼不心疼。
 
最后各退一步,送到小区门口。
 
白敬亭把吃空的粥盒丢到垃圾箱里,走回站在公告栏旁的魏大勋身边,说:“这回真走啦,你别送了,一个病患,比我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更让人担心。”
 
魏大勋垂下眼帘,突然伸手,把白敬亭拉进了怀里。
 
“对不起。”
 
白敬亭有点懵,拍拍男生宽厚的肩膀:“怎么的呢,生个病还会撒娇了?”
 
“你给我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我没接,你没问,但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是我一时没有找到手机,或者别的什么。”男生用气声在白敬亭耳边说,“但你一定猜不到真正的原因。”
 
“三天前我还认同了你的观点,就事无不可对人言的那个。但今天,上次和你打过球的那帮人在,他们看见了我给你的备注,我挡得快,他们没看清你名字的缩写,但看见后面那颗心了,就问我是不是嫂子,我打了个哈哈。第二个电话来的时候飞速接起,他们应该不知道打这两个电话的是一个人。
 
“我发现我敢告诉我妈,敢告诉熊梓淇,是因为我确定,他们不会因为知道了这个事情而伤害你。我们都很爱你,不论是哪种形式的爱。我以为我已经很勇敢了,我以为我为了你什么都不怕,但我发现我只是不怕那些流言蜚语对我做什么,我怕的只是那些话会伤害到你。
 
“‘爱上你之后 我同时有了盔甲和软肋’,我第一次打心底里明白了这句话。我不觉得这是什么不堪,你这样好的人我遇上一个就是福气,何况是能够在一起。我跟他们关系...怎么说,就是还没有好到可以掏心掏肺的地步,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概率,我都怕他们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是白敬亭第一次听魏大勋用那么沮丧的语气说话。
 
他搭在魏大勋肩头的手滑上去,没大没小地揉了一把男生的后脑勺。
 
“天底下人那么多,光中国就有十多亿,我们难道还能一个一个管过来啊。”他紧紧地搂住魏大勋,像是要通过这个漫长的拥抱给他无限的勇气,“我妈总说我这人太理想主义,总觉得什么事都能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生活在继续,我们必须要勇敢。
 
“魏大勋,我们必须要勇敢。”
 
魏大勋吸了吸鼻子,抹了把脸,“你怎么会那么好那么温柔啊。”
 
“白敬亭——”男生恢复了正常的音量,笑着宣告。
 
“我会永远勇敢地爱你。”
 
 
 
 
 
—TBC.—
 
 
 
 
 
 
 

评论 ( 28 )
热度 ( 277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