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灯塔十月停更。在考试。

非典型恋爱关系08

*现代AU。

*完结章。前文点总目录

  

  

— — — — — — — — — — — —

  

  

  

  

白敬亭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进G大,是被自家老白带进去的。

  

G大的几个学生弄了个专业性极强的研究课题,有些材料语焉不详,滞后的教科书和更新的资料冲突不断,急于找一位搞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学者求证一番。而自家老白和他们导师因为工作原因关系不错,手头的工作又正好告一段落,空闲下来,于是被拉去G大当一阵子的人民好教师,给扣上一顶宝贵人才资源的高帽。

  

周五傍晚,平日里总不着家的二位家长总算回了趟家,三个人难得聚在一起吃饭,暖黄色的灯光静静地流淌在餐桌上,气氛大好。白教授心血来潮,拍桌,说要把白敬亭带过去,参观一下历史名校。

  

白敬亭云淡风轻从容处之,先是拿筷子支着下巴,眼神落在碗底的蓝底青花上,说我去也做不了什么啊。

  

白教授鼓励式地怂恿他,说就是走走看看嘛。

  

矜持的差不多,白敬亭的手拂过桌布上坠着的流苏,半推半就地答应下来。手藏在桌子底下,偷偷给魏大勋发微信。

  

G大位置不算偏,旁边是一条过气的商业街,颇为门庭冷落鞍马稀。但白敬亭一直没进去过。原因有两个,一是魏大勋在外面租房子,白敬亭放假去找他没必要进学校,二是他没觉得G大算什么名胜古迹,要他时不时进去溜一圈看看。

  

“那我联系个人,明天带你转转——你喜欢姑娘还是大小伙子?”

  

“不用。”白敬亭看见魏大勋回了个OK的手势,抬起头,没管他爸充满歧义的问句,回复,“我在G大有人认识。”

  

坐在白敬亭对面还在慢条斯理剥虾的太后忽然插话:“是上次那个天王巨星吗?”

  

“......嗤,”白敬亭笑出声,“应该是他。” 

   

  

  

  

“亭优秀:

天王巨星和他的粉圈头子/doge”

  

  

  

  

“站那儿别动。”电话里,原本在试图给白敬亭云端导航的魏大勋突然截住他历时两分钟关于东南西北的喋喋不休,“我看见你了,等我五分钟,我下来接你。”

  

“好。”白敬亭立到树荫底下,惊讶于他在学校里瞎走一气居然还能撞进魏大勋窗前的风景。听筒里还是吵吵嚷嚷的一片,可以听见吉他和架子鼓的声音。他出声提醒:“五分钟到了啊。”

  

魏大勋轻笑一声,辩解说哪能那么快。白敬亭相当冷酷无情地挂了电话,仰头环视一周,试图在林立的一圈红砖小楼里找到属于魏大勋的那扇窗,无果。

  

少年百无聊赖地蹲下来。

  

G大里到处都是疯长的香樟树,把阳光割裂得支离破碎。秋风乍起,树影摇曳,叶子簌簌地飘落,有一片尖端泛红的蹭过白敬亭的脸,落在他脚边,正好覆住了一只过路的蚂蚁。

  

他盯了会儿,没见到那个小黑点挣逃出来,好心地伸手,捡开那片叶子,解救了一只被从天而降的祸患砸得晕头转向的小生灵。

  

微风里,突然混进一道不大和谐的快门声。

  

白敬亭蓦地抬头,不远处站着一个齐耳短发的女孩,看表情是在懊悔自己的疏忽大意,见他看过去,刷的涨红了脸,双手慌忙捏住手机捂在胸口,走过来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好,我我我我是这届的大一新生,你也是吗?”

  

“不是。”白敬亭站起身,直眉愣眼地说,“你刚是在拍我吗。”

  

“我没没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很好看!”女生主动把刚才偷拍的照片调出来给白敬亭看,可能是因为紧张,手机拿得离白敬亭很近,糖果色的指甲几乎要戳到他脸上。

  

“嚯。”白敬亭背着手后撤一步,险些踩进草坪里。

  

平心而论,照片拍得很好看很专业。女生的手机像素很高,时机也把握得很准,堪堪抓拍到了白敬亭拈起那片叶子时不自觉柔和起来的眉眼,阳光碎在他的肩头,青春美好得不像话。

  

女生叽叽咕咕地做背景音,说这张照片哪怕什么都不调都很好看。

  

“我我我我可以把照片发给你的!或者你不喜欢,我一定把照片删掉!”

  

白敬亭盯着女孩的手机屏幕,皱着眉作沉思状,思绪却飞到了昨天不经意看到的魏大勋的手机屏保,是上次魏大勋到M高说是来帮忙的时候偷拍的他的背影。

  

特丑,白敬亭当时赶着跑回教学楼上课,压根没注意到后头那人在拍他,还挑了姿势最奇诡的、飞在半空的一张当屏保。魏大勋听完白敬亭对自己的嫌弃,二话不说,换了个屏保。

  

换了个更丑的屏保。

  

白敬亭一脸心如死灰。这哥不知道背着他鬼鬼祟祟拍了多少他的黑照,还是那天的照片,是趁他睡得天昏地暗的时候拍的,校服外套不够争气,没把他的脸彻底挡住,露出小半张脸,张着嘴,头发黏在脸上。

  

总之还是丑得不像话。

  

同样都是偷拍,他磨了磨牙,水准差别怎么会那么大。白敬亭把手伸进裤兜里,打算把原片要过来,声讨一下魏大勋的拍照技术。女生眼睛亮晶晶的,迅速按home键返回桌面,手指悬在“扫一扫”上方蓄势待发。

  

但小火箭没能升空,一颗炮弹笔直地砸过来,把点火的燃料桶撞歪了。

  

真的是砸,白敬亭感觉自己心脏都咣当一下,差点飞出近地轨道。他往旁边一个趔趄,一声“我去”脱口而出,幸亏这颗炮弹长手长脚,把白敬亭捞回来扒着。男生横着身子半搂住他,和状况外的女生面面相觑。

  

“妹妹,”魏学长笑得宛如春风拂面,“他对象很醋的,东亚醋王,我劝你不要撩他,否则走夜路会很危险的。”

  

  

  

  

“但人家那照片拍得是真不错。”白敬亭顿了顿,憋回徘徊在嗓子眼里的几声笑,“而且我真没看出人家想撩我。”

  

“以后出门给我把眼镜戴上,”魏大勋捏着白敬亭手腕,带着他在楼道里七拐八绕,“那小姑娘就差把喜欢你仨字儿写脸上了,你还真是高度近视看不出来啊。”

  

“我看明白别人的心思干嘛,知道你的不就好了。”白敬亭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低了点,立刻生硬地转换话题,“你带我往哪儿去呢,这么几层楼绕了两个楼梯了。”

  

“一楼到二楼东面那个楼梯的卷闸门坏了还在修,三楼到四楼西面的那个楼梯旁边是话剧社,他们最近一直在抓长得好看的人怂恿人一起排戏,要让他们看见你你就完蛋了,五楼到六楼本来是不用绕的,但是......”

  

魏大勋最后几个字说得很含糊,白敬亭反捏住魏大勋的手:“但是什么?”

  

魏大勋没有说话,走在上一个台阶的男生转过身来,低下头,在昏暗的楼梯上毫无预兆地和白敬亭交换一个吻。

  

“但是我忽然不想把你带给他们看了,所以故意拖久一点。”

  

白敬亭刷的红了脸,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刚才那个双颊绯红的女生,后知后觉地咂摸出几分喜欢。

  

G大的录音棚修得特别好,设备专业高端,不少外校的学生对此眼红得紧,奈何概不外借。这导致白敬亭踩进录音室大门的时候有点儿诚惶诚恐,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密核心。

  

“哟,魏哥舍得回来了啊。”靠在桌边玩手机的梳着高马尾的女人瞥了一眼魏大勋,朝白敬亭笑了笑,“你好,我是王鸥。”

  

白敬亭主动向她伸出手,魏大勋跟他耳语:“叫鸥姐就行,前两届的学姐,刚是埋汰我呢。”

  

“鸥姐。”白敬亭毕恭毕敬。

  

“你就是那个不动声色的张扬呀,”门外进来一个小巧精致的女生,“你好我是杨蓉,和你们鸥姐是一届毕业的,我手是湿的就不和你握手啦,很高兴认识你。”

  

白敬亭茫然,问魏大勋:“不动声色的张扬?那是什么玛丽苏台词?”

  

魏大勋在边上轻咳一声。

  

热心市民杨小姐积极抢答:“大勋自己写的词,虽然没有押韵但我还是觉得很酷啦。”

  

她递给白敬亭一张打印在A4纸上的歌词,指甲浅浅地划过开头两句:“就是一点点点点开头的清唱部分,作词er忍受不了这人的死不押韵,只让他填了开头两句。”

  

白敬亭把纸接过来。

  

旁边魏大勋一口水还没喝完,王鸥把他踢进录音棚里,威胁他这两句话再录不好就把他之前的车祸现场无修音版本发到校园论坛上。

  

魏大勋哭天抢地,说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写那两句话。肢体语言丰富,绝对是一块做谐星的料。

  

白敬亭看着演技浮夸的男生,觉得自己怕是喜欢上了一个精分模式的情圣,止不住地想笑,心头被那短短的两行字掀起了轩然大波。

  

没有无痛呻吟,没有矫揉造作,只是在带着微笑,叙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像一朵花开的声音,像卷过耳畔的三月春风。

  

“小白。”

  

说是录歌前要先活动活动筋骨的魏大勋叫他,话筒前的位置被王鸥让了出来。白敬亭摇头,示意自己不坐,按下按钮。

 

“你说。”

  

魏大勋扭着手腕走到玻璃隔板前,哈了口气。

  

然后画了颗心。笑得像只傻金毛。

  

杨蓉捂住眼:“你可快别瞎撩了烦死我了。”

  

王鸥微笑:“我要发帖了。”

  

  

  

  

“我穿过拥挤人潮

  

瞥见你不动声色的张扬”

  

  

  

  

“写给你的情歌。”魏大勋从棚里出来后拎起包,和白敬亭咬耳朵,“虽然只有两句。”

  

“够了。你要写一辈子呢。”

  

  

  

  

魏大勋把农夫山泉的外包装撕开,留着最后那截黏住,迎风招展了一下。白敬亭看得莫名其妙,虚虚踢了他一脚:“干嘛呢。”

  

魏大勋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最美不过夕阳红旅游团的朋友们请跟我往这里走——看见你们帅气的领队手里的旗子了吗,跟紧我please。好,接下来我们会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教学楼,具体也没什么介绍的意义,我看还是去吃饭吧。”

  

白敬亭把帅气领队的队旗团吧团吧,摇头感叹:“太寒酸了,贵社药丸。”

  

魏大勋伸了个懒腰:“所以得靠白老板养活我啦。”

  

“不行,白老板的钱是用来养鞋的。”

  

魏大勋作痛心疾首状。

  

“不过这儿真没什么好说的。”两人闹了一阵,魏大勋接上之前的话茬,“大学里,人的心智…就那么说吧,听起来有点儿像在骂人,心智比较成熟,环境也不仅仅只有校园,不像初中高中的时候,芝麻绿豆大点事儿都能笑半天。”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带我去你以前生活的地方看看?”白敬亭一直知道魏大勋不是本地人,就那口音,想认不出他是从哪疙瘩钻出来的都难。

  

“看你啊。”魏大勋突然唱了起来,“我想要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别了,就想看看你当初的峥嵘岁月。”白敬亭压下接唱的心思,“你毕业之后是回去吗。”

  

“看你啊。”男生还是这个回答,但明显正经了起来。

  

“我一直不想说因为我的原因限制住你,你人生的岔路口往哪儿走应该由你自己来决定,已经有很多东西成为你作出决定的牵绊了,就不要再加一个我了。”魏大勋话锋一转,“毕竟哥靠着这张嘴再加上这张脸到哪儿都能吃得开,饿不死的,到时候你养活你的鞋,我养你的人,成不?”

  

“成。”

  

“反正,地球就那么大。”魏大勋笑着说,在午后幽静的小路上和白敬亭十指相扣,“只要我想,我总是能到你身边的。”

  

  

  

  

白敬亭在某幢教学楼旁边和自家老白汇合,见白教授扶了扶眼镜,眺望着魏大勋离开的背影:“你那个天王巨星朋友?”

  

“这个梗还能不能翻篇儿了。”白敬亭把白教授扭了个方向,自己却还留恋不舍地扭头,看见魏大勋停下了步子,不知道要干嘛。

  

“走吧,今天得委屈您和我吃清汤挂面了。”

  

说着,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白教授念念不忘的魏姓天王巨星。

  

“怎么啦?”白敬亭也不防着他爸,坦坦荡荡地接起电话。

  

“你,我知道我这个问题冲动了,你想不想坦白?”魏大勋的声音有些不稳,像是在大步疾走甚至是跑动。

  

“你也知道你这个问题冲动啊。”白敬亭语调嫌弃,扭头果然看见魏大勋远远地缀着。他露出个猫一样的笑,天色昏暗,也不知道魏大勋能不能顺利接收,“是超级冲动。”

  

白敬亭收回目光:“时机未到啊,他老人家的反应我可真不敢瞎猜,你要是让我在走上人生岔路口前先被打断了腿,有事儿咱也别聊了。”

  

“那就当我先预定一下。”魏大勋的声音又开始颠簸起伏,白敬亭回头,看见男生再次跑了起来。

  

魏大勋今天穿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那件格子衬衫,头发估计是刚洗过,被风吹成飘扬的中分,朝气蓬勃,白敬亭怕他膨胀,一直没夸他今天格外的帅气逼人。

  

魏大勋跑得很快。白教授终于发现自家儿子一直回头的动作,捕捉到的却只有一道匆匆刮过的残影。白敬亭比他多一个体验,就是魏大勋在跑过时擦过他手背的手,灼热得像是要烧起来。

  

“这小伙子跑挺快啊。”白教授随口夸道。

  

“是挺快。”白教授仔细算来不算见过那天王巨星,没认出是同一个人,白敬亭对这点心里门儿清,知道自己的脸盲是祖传的,跟着夸了两句。

  

跑得很快的小伙子一直跑过只差几秒就要变红的红绿灯,站在位置突兀的垃圾箱边上,接着和白敬亭讲电话,呼吸声克制地颤动着。

  

“行了,这样你不用回头就能看见我了。”魏大勋蹲下身,歪着脑袋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迅速地系好鞋带,“想不想听表白。”

  

“想,太傻的不要。”

  

“那不行了,你男朋友就靠傻出道的。”

  

“还能离咋地。”白敬亭哼出一声笑,“你说。”

  

他正好和白教授走到红路灯口,已经有一大堆奔向美好夜生活的大学生等着那一个漫长的红灯结束,躁动不安,两人像是隔了一片汪洋。

  

白敬亭细着眼,看见魏大勋站起身,电话里是同样的嘈杂,两边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我爱你。”红灯闪了一下,开始九秒倒数,这一句说得不响,正常音量,白敬亭要是没在和他打电话压根听不见。身边白教授看过来,问他哪家大姑娘啊,打那么久电话。白敬亭一句我家大姑娘滑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说不是大姑娘,是一遇到情感危机的小伙子。

  

倒计时结束,人潮涌动起来,白敬亭屏住呼吸,数着两人越来越近的距离。擦肩而过之际,魏大勋把手拢在嘴边,大声地宣布,“我——爱——你——”

  

有人认出魏大勋,笑闹着回应,说我也爱你啊魏学长,还有人在大声问,学长跟谁表白呢。白敬亭把脸扭向另一边,背对着白教授,心里炸开万千朵烟花。

  

  

  

  

“我也爱你。”

  

  

  

  

—End.—

  

  

  

  

  

  

  

  

第一次有毅力写完一个算是中短篇的爱情故事,如果看了我的文能让您开心那就真的太好啦。感谢所有给过我支持的朋友们,比心❤

  

《非典型恋爱关系》,叙事平铺直述,主线是直白浅薄的校园恋爱,基本放弃了矛盾冲突,一场毫不轰轰烈烈的爱情,关于两个命中注定的男孩的一见钟情。

  

真正确定全文主基调是在写非典前一个礼拜看见一句话,印在英语听力的最下面。

  

Live beautifully,dream passionately,love completely.

  

活要美好,梦得热烈,爱得完整。

  

没打算写毕业之后的事,直白浅薄的校园恋爱,不要让生活打扰勇敢相爱的他们啦。

  

爱所有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55 )
热度 ( 421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