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灯塔十月停更。在考试。

现代喜剧

*现代AU。

*魏有钱x白rap。《他的猫》之前的故事,只是一点暗中试探。

  

BGM:小半-陈粒

  

— — — — — — — — — — — — — — — 

  

  

  

刘静今年四十出头,跑了五六年出租,头一回见到模样这么周正的客人。

  

客人是个瘦瘦高高的青年,套了件长到膝盖的黑色羽绒服,一开始戴着口罩,只露出好看的眉和清亮的眼,从马路对面走过来。她主动摇下半扇车窗,干冷的风立刻灌了进来,卷走车内积聚的暖气。刚才招手的青年在窗旁弯下腰,像是怕她听不清,摘下半边口罩,声音低沉、言简意赅地问她,玫瑰酒店去不去。

  

刘静愣了一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几乎是被青年凑近的夺目容光惊慑住了。青年的五官生得精致,眼角一点泪痣,属于很有标志性的帅气长相,脸小得令她自惭形秽,肤色透白,染上天边的霞色。

  

“去的。”她说。咔哒一声,打开内锁。

  

青年从兜里摸出眼镜架在鼻梁上,摘下口罩钻进后座,羽绒服窸窸窣窣响个不停。拉链被拉到了顶,他缩缩脖子勾勾下巴,又把下半张脸藏了起来,呼吸间,温热的气息蒙到镜片上,结出一片转瞬即逝的雾。

  

傍晚六点半,华灯初上,高架上还剩最后一点儿大堵车的尾调,车流缓缓涌动,满载着倦怠的灵魂。刘静趁着又一个刹车,通过后视镜偷偷打量这位客人,青年正好从手机世界里抽身出来,抬头,看向车窗外,一声不吭。

  

刘静识情识趣,看出这位好看得太有距离感的客人的寡言与烦躁,不主动与他搭话。

  

青年放在膝盖上的手机忽然响了,默认铃声,屏幕发出莹莹的光。估摸着是交情不大好,第一遍铃声快播完的时候才被接起来,刘静瞥着客人迟缓的动作暗中揣测。不知道怎么搞的,青年手抖按开了免提,虽然及时补救,但仍暴露了姓名。

  

“白rap,你怎么还没到。”语气生硬,充斥着溢出屏幕的不满。

  

“快了。”青年——白rap语气比对方还冷漠。他关闭免提,藏起之后的谈话内容,过了大概几句话的时间,屏幕重新亮起来。他并没有如何动作,明显是对方不留情面地直接撂了电话。

 

“师傅。”刘静听见白rap对她说,“麻烦给我停到酒店外围的侧门。”

  

  

  

  

白rap是来参加杀青宴的。

  

一部聚焦当下热门话题的都市剧,他演一个在中后期才出现的励志北漂,给拜金拜了半部剧的女四强凑一条感情线,纯属商业注水,中途进组,累死累活赶进度拍,和男女主角杀青的时间就差了不到一个礼拜。这个角色本来不是他的,只是因为原来谈好的男演员出了车祸,不得不临时换人。白rap拿着还散着油墨味儿的剧本,在心里盘了遍,随口就能报出十几个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想不明白这么个人设单薄胜在讨喜的角色是怎么被轻轻巧巧送到他手上的。

  

直到他到了片场,看见众星拱月的女一号,是鬼超红。

  

他远远地朝她一点头。旧日恩怨一笔勾销,本就是商业营销,求什么真心情意。

  

刚刚的电话是导演打来的。导演是鬼超红的迷弟,一直对白rap进组这事儿不情不愿,但女神已经开了金口,况且只是一个小配角,他自然尽力满足。

  

但私下里就不好说了。

  

白rap垂着眼,接过司机递给他的找零,推门下车,想起刚才中年油腻的导演语速极快,仿佛片刻都不想同他耽搁地说道:“你等会儿别走正门进来的电梯,我们剧组最大的投资方要来,这事儿你也知道,庄妍会陪他。”

  

然后就挂了电话。

  

哟,他在心里嘲道,我算是闲杂人等了。

  

白rap从侧门进入玫瑰酒店,位置偏,往来的多是工作人员,和他打上照面的时候会条件反射地对他露出一个职业微笑。这部电梯不大有人坐,他抬眼,看着两位数的楼层数速度稳定地渐趋于一。

  

庄妍就是和他搭戏的那个女四,四舍五入本色出演,但白rap出于某种原因可以赞她一句是个有演技的花瓶——戏里浓情蜜意,下了戏翻脸不认人,嘴直心快地骂一句晦气,转去黏自己的某个干爹。庄妍其人,圈里风评不大好,干爹认了一个足球队,演技比起只会瞪眼和假哭的那些真花瓶好的没边儿,但每回出新剧都会被抓着骂,含沙射影绵里藏针地骂,人照样笑靥如花,心态特好,黑红半边天。白rap对此不置一词,毕竟他的名声也没好到可以去刺别人的地步。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内里空无一人,白rap按了楼层,偏头对着反光的广告牌把自己的刘海理成一个妥帖的中分。他没有按关门的那个按钮,一系列动作被过路的两个小服务生尽收眼底,白rap听见其中矮一点的那个对另一个人说电梯里那个人好帅啊。

  

大概是太兴奋,没收住音量。

  

电梯门即将合拢之际,两只手极其迅猛地插进两扇门之间的缝隙,使了点力,强行又把门扒开了。白rap吓了一跳,替人揿亮开门的那个按钮,垂眸一扫,客观公正地赞了一句,好漂亮的手。

  

然后他闻到了一股香,一股馥郁浓烈的香气,和门外那人一起冲了进来,算不上难闻,但他还是后撤一步,别过脸去打了个喷嚏。“谢谢。”男人像是在嗓子里藏了把小提琴,嗓音条件很好,白rap到底本职是个歌手,哪怕过气了也对人的声音很敏感,瞥了男人一眼,发现他居然还有张可以出道的脸,眉骨很高,从进来开始就一直挂着一个露出梨涡的笑,看向他的眼神亮若星辰。

  

以前没见过啊。他想着,不由蹙起眉。

  

“呛到你了吗。”男人留意到他的举动,从手臂上搭着的大衣外套里掏出一团用不知来源的布包着的东西,香气登时更加浓郁,白rap快被这直冲脑门的香味熏晕了。男人解释道,“刚从大门口逃难出来的,没留神摔了这个,高浓度的香水,一般人确实闻不惯。”

  

白rap注意到他用了“逃难”这个词,性格使然,没有多问,只当是富家子弟惯用的夸张手法。男人身上黑底绣金花的西装在他看来丑绝了,但同时他也知道这件西装价格不菲,前几天刚因为又贵又丑上过微博热搜,至于那件挂在手臂上的大衣也是国际名牌,他家标新立异的logo被无心地露在外边,典型的富二代形象。

  

男人早他一层楼离开电梯,边走边打电话,肩宽腿长,男模一样走路带风,中途还莫名其妙回过头看他一眼,笑得阳光灿烂。

  

电梯门再度合拢,白rap收回自己的眼神,在短暂的失重感里彻底把自己的脸上七情六欲抹了个干净。

  

  

  

  

白rap推门进去的时候,整个宴会厅都静了一下,他走的是边门,出场路线与众不同,门边的两个人以为这扇门就是个摆设,恰好谈及他,瞬间噤若寒蝉。接着,宴会厅里翻起一阵欲盖弥彰的低声私语,话题扯得太远,犹如去而复返的浪潮,卷起千堆雪。

  

有个把脸涂得跟鬼一样白的女演员对周围的变化一无所察,仍在高谈阔论:“要我说那个白——”

  

被同伴狂使眼色,终于觑见门边的白敬亭,话音立截,余下一个尴尬的拖音。

  

白rap像是没觉出气氛不对,径自穿过三三两两凑堆的人群,直奔从大门带着气鼓鼓的庄妍进来的导演。庄妍这张脸实在是漂亮得没话说,嬉笑怒骂动静相宜,生气都比一般人好看,白rap却对这盏美人灯熟视无睹,背着手立在导演面前,单刀直入:“您刚找我有事?”

  

他眉眼沉敛心思活络,一见这场面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就是压根没接到人,要不就是半路被谁截胡。庄妍见他过来,颇为不爽地往旁边走了两步。导演愣了一下,脑子糊成一团,手指天画地荡了个圈,落在远处的鬼超红身上:“鬼超红问起你,让我给你打个电话——你这穿的什么东西?”

  

身后的门就在这时候又打开了。

  

白rap位置正对着门口,听完导演的话,不咸不淡地回了个“哦”,心里完全没去找鬼超红的打算。他出场的动静不小,声势浩大堪称全场焦点,鬼超红必然知道他已经到了,却没来找他,可见问候里真情假意各占一半。他下意识侧脸一瞥,和门外那个人对视一眼,倏地露出了今晚头一个笑,还挺真诚。

  

人生何处不相逢。

  

刚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富二代换了身行头,弃了放着他那倒霉的什么香的风衣,西装依旧花里胡哨,排场无比拉风,保镖环簇。导演搓着手乐呵呵地迎上去,庄妍不用他招呼就利落地挽住富二代,嗲声嗲气地自我介绍。

  

白rap懒得往上凑,进行完礼节性的握手介绍,他就坐到角落,决定当两个小时的花瓶。手机电量告急,他和过路的服务生要了根充电线。

  

另一头魏家的小魏总被围了个严实,推杯换盏,白的红的混着喝了几轮,他喝酒不上脸,捂着胃装清醒,生怕胃病复发。小魏董,名字取得比性格还张扬,叫魏有钱,暴发户气质显露无遗。平时他跟着老魏董谈生意赴酒会,初次涉足娱乐圈这趟浑水也不显局促,游刃有余。

  

终于坐下来,庄妍得了导演的指示,强霸了魏有钱的右手边,简直恨不得坐进小魏总怀里。魏有钱笑着抽出手,压着翻涌的醉意,意有所指地说道:“贾导消息不够灵通啊。”

  

导演愣了下,没反应过来。

  

关于魏有钱,他确实知之甚少。魏有钱和普通的富二代不一样,没见他包养过哪个小明星,也没见他做过什么特别出格的事儿。富二代那个圈子里的人聊起他没有个不给笑脸的,说魏哥嘛,熟,人特好相处,就是玩不开,老爷子盯得紧,听说这两天还在催他赶紧把什么什么黑色郁金香的项目做做完。

  

“啊?”他把茫然直白地写在脸上。

  

魏有钱凑近他,再次把庄妍摸过来的手拂开:“人很漂亮,可惜我喜欢的不是女人。”他往后轻轻一靠,笑得坦坦荡荡,“谁替您打探的消息?我的性取向可不算秘密,老爷子当初都快把我腿打断了,那人不安好心啊,这么重要的事儿都不告诉您,要我是个暴脾气绝对能当场走人。”

  

他声音不轻,周围一圈人听了他的话皆是面色一变。风暴中心的魏有钱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起身,庄妍无意识地抓着他西装下摆,男人低头,理了理袖口,问她:“庄小姐,我去洗手间,您难道还要陪去吗。”

  

魏有钱走路的步子有些发飘,他定定心神,稳步走了出去。鬼使神差的,他回头望了眼白rap所在的那个墙角,一杯浅尝辄止的香槟放在雪白的餐桌上,桌布微微发皱,椅子维持着被拖开的姿势。

  

人却不在了。

  

  

  

  

魏有钱酒量不差,但喝不得混酒,一喝就晕。再加上他今天没吃多少东西,吐酸水吐得昏天地暗,撑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额角青筋爆出。漱完口一抬头,他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记挂了一路的白rap的身影。青年背靠着墙,静静地看着他,将他的狼狈尽收眼底。

  

魏有钱几乎要转过身去捂住那双像是能洞悉人心的眼。

  

在魏有钱将想法付诸实践前,白rap动了,挪到魏有钱一臂之外的位置,从兜里摸出一包纸巾丢给他。

  

“那么巧啊。”魏有钱边擦脸边问。

  

“出来接个电话。”白rap晃晃手中发烫的手机,“逃难?”

  

“逃难。”

  

白rap溜得早,悄没声息地贴着墙边走人,没听到魏有钱石破天惊的出柜宣言,此时听了这话只想替庄妍发笑:“美人劫?魏董眼界是真高。”

  

“还真不是。”魏有钱借着自己残存的醉意,一把揽过白rap。白rap向来信奉的是君子动口不动手,没成想魏有钱突然流氓本质发作,脱了衣冠准备变禽兽,还真被男人轻飘飘地带了过去,心跳骤然失序,面上波澜不惊。他被压到他刚靠的那面墙上,魏有钱膝盖顶进他两腿中间的缝隙,卡着他的腰,“懂了吗。”

  

这个姿势让白rap比魏有钱矮了一截,他扬起脸,声音压在喉咙里:“以色侍君寻错了人?”

  

魏有钱用空着的那只手摩挲了一下白rap的下巴,然后干脆利落地放开他,退回之前的安全距离,松了松领带,笑道:“白先生倒是镇定。”

  

“魏先生到底不是专业演员,”白rap重新站直,“眼睛太干净,唬不住我。”

  

魏有钱歪着脑袋,在白rap以为这富二代不打算再作什么幺蛾子的时候,忽然又开口,提了个相当无理取闹的要求。

  

“你送我回去。”

  

Pardon?

  

魏有钱重复道:“你送我回去。”

  

“小魏董该怎么来就怎么走,只要招呼一声,自然有人求着送你,何必找我这么个心不甘情不愿的。”

  

他像是一只被侵犯领地的猫,说话带刺儿,连敬词都懒得用了。魏有钱一侧身堵住他的去路,反手锁住了门,喝了酒的人总是格外直白,带着笑音剖开了白rap的色厉内荏:“白先生,你到底在藏什么。名利场上逢迎作秀才是常态,你却巴不得变成一只鹌鹑谁也别注意到你,估计连来这儿都只是为了做好一份表面文章。”

  

“送我回去。”魏有钱第三遍说出这句话,态度坚定,眼底的情深似海。

  

白rap手里的手机嗡鸣一声,电量归零寿终正寝,两人对视一眼,铁了心要把他推向高处万众瞩目的魏有钱笑了,亲自给导演去了个电话。

  

“贾导,我人不大舒服,让小白送我回去......哪个小白?导演这就是您的不对了,自己组里的演员还认不全......没什么不妥的,小白人很好,别去麻烦别人了。”

  

  

  

  

白rap坐了魏有钱的车一起离开这事儿让有心人酸了很久。魏有钱不予回应,随便外面人传些捕风捉影的谣言,另一位当事人白rap直接断网去国外旅游了一圈,任凭圈内风云涌动。

  

再见面是在三个月后的一个电影颁奖典礼上,两人在外场遇见,魏有钱主动过来和他打招呼,长枪短炮霎时全对了过来。白rap摘下墨镜,和魏有钱握手,力道极大,说多谢魏总栽培。魏有钱宛如丧失痛觉,笑眯眯地对凑上来的记者说小白是一位很有灵气的演员,我之前错过他太久了。

  

全场哗然。白rap处变不惊先行一步,只是在看见魏有钱签名的时候扫视一圈展板,最后拿起金色的油漆笔,把名字写到他边上的时候,忍不住骂了一声。

  

这二世祖。

  

三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不管别人再怎么不信,他俩确实没发生什么。

  

小魏董上车之后安分了不少,吩咐司机先送白先生回去,终于松开一直死死地扣住白rap手腕的手。他拿膝盖撞了一下白rap的腿,示意他报地址。

  

“往前开着吧,上了高架再说。”白rap贴着车门坐着,和魏有钱中间生生空出了第三个人的位置。魏有钱手机通话业务繁忙,男人戴上耳机,谈了十几分钟,还时不时看他一眼,把白rap看得浑身别扭。

  

司机平时不往这片走,白rap又不肯说具体地址让他导航,只能一直靠白rap人工指路,说哪儿走哪儿,因此白rap说停车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乖乖踩了刹车。总算打完电话的魏有钱透过车窗看了眼周围:“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就停了。”

  

“就到这儿吧,魏总。”白rap说,“我至今也没太明白您什么意思,要是您是出于捉弄,想推我到风口浪尖上,就我今天从庄妍那儿抢了你这一条就够了。虽然上车的过程挺强买强卖,但您没把我带去酒店宾馆,千恩万谢,我现在还能当您是好心,可再近就不行了。”

  

话甫一出口,他就觉得最后一句话有歧义,来不及往回找补,魏有钱已经抓住他话里的漏洞靠了过来:“可我就是想再近些。”

  

“魏董,我知道你们那个圈子里都喜欢包小明星,越高冷越好,有些少爷就是喜欢那股拿捏劲儿。”白rap斜睨一眼魏有钱,轻声道,“我以前从没见过您,也没听过您,您的声名还是干净的,别被我脏了。”

  

魏有钱居然笑了一声。

  

男人重新靠回去,打开他那边的车窗,暖气和暧昧在肆虐的风里烟消云散。他支肘撑着下巴:“我还是头回见到这么说自己的人,怎么,自揭伤疤就让你那么开心?与你无关的事就是无关,旁人骂你晦气,你还真当自己招煞。”

  

“你再考虑考虑。”

  

考虑的结果是,三个月后的颁奖典礼,白rap和魏有钱相当突然地确定了包养关系,他被接到魏有钱车上,小魏董坐在驾驶位上,递给他一部手机。手机有密码,白rap先用魏有钱的生日试了遍,没开,于是换用自己的。

  

这回开了。

  

新手机,唯一一个游戏是童真童趣的割绳子,大眼青蛙一脸呆萌地看着他。白rap有点想笑,心说怎么不给他下个小鳄鱼。联系人里如他所料,只有一个电话,小魏董很含蓄地没填备注,反正这个号码是他专属的。

  

  

  

  

两人第一回做的时候白rap全程都特紧张,腰线紧绷,抓着小魏董随手脱在床上的衬衣,骚包的真丝面料水一样淌过指缝,呼吸都是破碎的。他耻于开口,耻于告诉魏有钱这是他的第一次,青涩的吻青涩的身体,抬起胳膊挡住自己的眼,不敢看撑在他上方的魏有钱。魏有钱低低笑了几声,轻柔的吻落下来,在他脖颈和锁骨周围逡巡一圈,最后轻轻落在他的唇上。

  

他说,别怕。

  

白rap忽然就很想哭。

  

被人冷嘲热讽的时候他没哭,被人暗骂晦气的时候他没哭,此刻只是几个哄小孩儿一样的,不带多少情欲的吻,反而令他湿了眼眶。他很少被人这么珍之又重地对待,一瞬间分不清这是不是逢场作戏的一场大梦,反搂住身上的男人,茫茫然地开口,喊他的姓。

  

可他不敢讨一句确切的喜欢。

  

他被抛在船上,随着潮汐起起伏伏,目力所及一盏月亮灯静静地亮着,在昏暗的夜里成了他最后的依仗。他闭眼,那一滩昏黄的光和他的泪一起碎在海里。

  

  

  

  

—Fin.—

  

  

  

  

  

  

  

  

写到最后的时候不知道按了哪个快捷键,循环播放的《小半》切去了《祝星》。陈粒现在越来越火啦,但我最喜欢的还是《祝星》,这首歌里面的喜欢太直白了。

  

上次在理总目录的时候重新看了遍《他的猫》,无责任短打,折腾到今天才把之前两人相识的故事补上。我总觉得白rap是一个特别倔强的小孩子,虽然经历了很多风雨,但那不代表他已经长大了。

  

还是得靠我们魏有钱2333

  

  

  

  

评论 ( 12 )
热度 ( 329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