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灯塔十月停更。在考试。

灯塔01

*哨向AU。
*唐一修x陆之昂。
 
 
— — — — — — — — — — — — — — 
 
 
唐一修从船上跳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陆之昂。他和古静坐了整整一天的船,船舱阴仄海风咸腥,第一脚感觉还是踩在水里,虚虚浮浮无处着力,带着视野都模糊起来。
 
陆之昂向来比别人怕冷些,岛上风又大,一排黑乌鸦一样的半大孩子里,独他一个套着迷彩服,袖子被拉得遮过手背,戴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露出的半张脸白得发光。他和程七七站在队列之外,一手扶着耳机一手拿着平板。两人凑得很近,程七七不时点头,高马尾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
 
他脚步一顿,差点扭头又钻回船上,被古静和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豹猫联手挡住。古静言简意赅地嘲讽他,“不是一直念想着吗。”唐一修揉揉耳朵,意味不明地哎了一声,心想幸好不是老妈子汪子成来。蹲在面前的豹猫支棱着耳朵,金色的瞳孔里映出他仓皇的倒影。
 
压根躲不了。唐一修把腰间的柯尔特抽出来,朝天放了一枪,惊起岛上一片归巢的飞鸟,远处吵吵嚷嚷的队列一下安静下来,少年们迅速调整队列,空气变得凝重又肃杀。
 
程七七明显也被吓了一跳,眉目凌厉的女生瞬间转过身,精神力如刀锋般扫过来,在看清是唐一修的那一刹那烟消云散。看清唐一修的同时,她自然也看见了陆之昂的豹猫,女生动作自然亲昵地拍了一下陆之昂的手臂,“唐sir来了你都不告诉我。”
 
哨兵感官灵敏,隔着将近一百米唐一修也能听清陆之昂说了什么。陆之昂始终不曾回头看他一眼,身姿笔挺,外套被风吹得鼓起来,听见程七七这么说,从鼻子里轻哼一声:“女士,有点做向导的敏感性好吗。”
 
唐一修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来了几分钟,陆之昂和程七七已经按照备用计划宣读了一遍集训规则,只许一人存活的杀人游戏,集训的常规操作,絮絮叨叨的一大段不过走个形式。前面的大竹筐里零零散散地堆着预备役们上交的随身物品。唐一修弯下腰翻了翻,里头居然还有个挂满了骷髅头的红酒开瓶器。
 
“谁的?”他把那串鸡零狗碎的糟心玩意儿拎起来,人群里发出不明显的嗤笑声,海风一扯就散在了空气里,没人站出来认领。唐一修叹气,摘下帽子抓了一把自己刚剪的头发,一只雪豹从他腿边露出来,皮毛反射出和月光一样的清辉,绕到陆之昂的豹猫旁边,默不作声地蹲下。
 
“搜过身没?”古静问程七七。
 
漂亮的女性向导眨了眨眼,话里带刺:“谁敢搜这群未来的曙光啊。”
 
显然是先前受了个下马威。
 
唐一修踢了脚那个竹筐,缓慢地开口:“都那么乖呢,少爷们。”他掏出柯尔特,在指间翻了个花,意有所指,“烟,酒,火机,还有别的什么不该带的违禁品,一律上交,等我动手搜出来这事儿就丢面子了。”
 
没有人动。
 
除了陆之昂。
 
陆之昂身上那件衣服好像尺码不对,肩膀那块总往下掉,在唐一修眼角那块儿动个不停,他几次都差点伸手去把拉链给陆之昂拉上。“程七七。”陆之昂回头叫了一声,把平板递给她,“你来。”
 
“好嘞。”程七七笑得春光明媚,“就等着您呢。”
 
她在平板上按了几下,队列中忽然爆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此起彼伏,唐一修毫无防备,哨兵敏锐的听力遭到了立体环绕声式的无差别攻击。他回头看向古静,发现后者早就带上了耳塞,见他看过去,抬手指了指耳朵,比了个口型:“之昂没给你啊?”
 
给个屁。他偷偷觑了眼陆之昂的侧脸,被当场抓包,小孩儿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帽檐底下的眼睛微微弯起,从兜里弹出一副耳塞,反手拍在他胸口上。
 
“忘给你了。”陆之昂拉了把外套,说了两人在岛上见面后的第一句话,“还能再响两分钟,你先戴上。”
 
声音是从各种窝藏的电子设备里发出来的,陆之昂刚刚和程七七凑在一起就是在研究这个,登时妖魔鬼怪无所遁形。唐一修看着一群刚刚还傲气十足的少爷兵蔫头耷脑,陆陆续续站出来,往竹筐里丢表丢烟丢通讯终端,站在那儿随几个助理教练搜,心里头说不出的舒爽,搭过手去,压着陆之昂的肩:“高材生啊。”
 
陆之昂抓着他手臂把他拉开,手向下一滑,碰着了唐一修衬衣袖子里的表,原来想把他的手甩开的动作顿住了,唐一修也不说话,任他这么不上不下地卡着。末了,陆之昂把唐一修的手拉回来,拎高袖子露出那块表。
 
“没电了还戴着。”陆之昂摩挲过表盘侧面一个不起眼的刻痕,“我还以为系统失灵了。”
 
“没电了啊?”唐一修探头看了一眼,指针停在五点半的地方,日期留在前一天,“我没注意,南奥那边任务一结束我俩就赶过来了,在船上昏天暗地睡了一觉,衣服都没来的及换。”
 
他收回手,陆之昂突然挽留般的抓了一把,蓄得过长的指甲在唐一修腕侧刮出几道浅淡的白痕,不疼,甚至有些痒。
 
猫似的。
 
“怎么了?”
 
“表。违禁品。”陆之昂直接上手扒表带,“你别自己带头违反纪律——说起这个,带烟了没。”
 
带了。唐一修眉头一跳,手下意识地摸上裤兜,那里有一个皱巴巴的烟盒,里头大概还剩四根烟。他烟瘾不算重,但总是不能彻底戒掉,吊命似的。
 
“没带。”他手腕一扭,捏住陆之昂的手腕,自己乖乖把表解下放到他手里,歪着脑袋,笑得讨好。他骗不过陆之昂,他知道的,但陆之昂一定不会告发他,他也知道。
 
陆之昂耷拉着眼皮,手指蜷起握紧唐一修的表,那道刻痕如今面对着他,在暮色里勉强还能看得清,一个磕磕绊绊的LU。
 
最后他把唐一修的手甩开,与他擦身而过。
 
 
 
 
搜身完毕后,几个助理教练开始分发特制的迷彩服,里面有特殊的压感装置和定位系统。之后是口粮和配枪,一瓶矿泉水两块压缩饼干,配一把贝雷塔和M16。唐一修拿起来试了一下,发现和以往不大一样,重量更轻,他拿惯了真枪,怎么调整怎么觉得别扭。程七七在一旁解释:“塔那边研发部搞出来的东西,以气打气,子弹是压缩空气,动力也是压缩空气。”
 
“那打起来不就无穷无尽了吗。”唐一修瞄准不远处的一块石头,扣动扳机,周遭空气被无声的气流撕裂,噗地一声,石子飞溅,留下一个弹坑,“杀伤力还行。”
 
“演习专用。”程七七背对着人群,挤眉弄眼地说,“免得再发生上次隔壁区假子弹卡锁骨的蠢事儿。”
 
“这事儿我上次听张队说过,那人瓷做的吧。”古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自觉当程七七的捧哏。
 
“骨头脆是一个原因吧,还有个原因,之昂,你知道得比我清楚,你说。”
 
“姑奶奶,你怎么又把锅甩给我了。”陆之昂调节信号接收器的手不停,一心二用地说,“私人恩怨,带到演习里来了。藏了一管袖珍镭射枪在鞋帮子里,趁人不注意弄坏了几个监控,然后搞偷袭。枪管都拄到锁骨上了,想崩不碎都难。”
 
他抬起眼,漫不经心地扫过程七七身后第一次参加演习的年轻哨兵们。
 
“永远不要试图欺骗一位向导,你不会知道,他究竟能看见什么。”
 
唐一修再次掏出柯尔特,食指勾住扳机,似笑非笑。电子监视屏上,显示出四排齐整的红点,像是灵异故事里乌鸦不详的红眼。
 
“迷彩服胸口的位置有保护装置,一旦被击中心脏部位,直接出局。四肢上的压感装置记录的是总体数据,被击中的次数达到一定程度后,出局。出局的哨兵胸口处的感应灯会变为红色,以作区分,应对其停止攻击。除触发急救信号的哨兵,只要还能走能跑,请自觉回到休息站,我们人手不够,没什么大事儿不会去深山老林里捞你。”唐一修靠坐在桌上,自家吃里扒外的雪豹终于记得回来给他撑场子,喉头发出压抑的低吼。
 
“进入林区后,一切靠自己。拉帮结派,你们自有考量,总之最后,我们只要一个人。”柯尔特的枪口对准天空,唐一修非常善良地附送了一个友情提醒,“你们这一批,是有惊喜的,期待一下吧。”
 
枪声震耳欲聋。年轻的哨兵们动作敏捷,转瞬间全部遁入丛林之中。
 
硝烟气逐渐弥散在海风里,杀机却如夜色中的海。
 
暗潮汹涌。
 
 
 
 
“一修哥,要不我和你一组吧。”程七七看出陆之昂和唐一修之间的气氛古怪,在两人都一言不发的尴尬的分组环节里主动提出。
 
话音刚落,她就听见陆之昂发出一声不大对味的笑,然后侧过脸假装看海,竖起手中的平板把帽子顶高。她心头一紧。
 
坏了。真出事儿了。
 
其实唐一修他们刚到岛上的时候,她就咂摸出了点儿不对劲。陆之昂不是特别黏人的性格,但唐一修是个例外,两人聚少离多,但凡能碰上面,一眼没留意,两人又勾搭在一起了。她和陆之昂同一年进入塔的编制,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她被陆之昂拖着,年年去挑给唐一修的生日礼物。
 
但今天,程七七也说不清是谁避开谁,总之陆之昂一直忙着各种事,甚至有点黏她,死活不愿意和唐一修独处。唐一修也没像往常那样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黏过来,两人中间隔了张桌子,毫无眼力劲儿的精神体被唐sir拖回来放在腿上。
 
“妹妹,这次分组我俩是拆不开了。”唐一修张了张口,后半句话还是吞了回去。他看向陆之昂,后者往古静那儿凑了凑:“古静姐,唐一修是不是总让你坦诚点儿,有什么事别憋着。”
 
“是啊。”
 
“然后他自己却什么事都不告诉你。”陆之昂从电子监视屏前起来,拉上迷彩服的拉链,“我们结合了,精神结合,一个意外。”
 
“啊...?”程七七也是第一次听陆之昂说起这件事,大脑当机,直眉楞眼地问,“那塔那边,登记了吗。”
 
“登记了。补的。”唐一修主动抢答,“其实本来之昂就是,塔决定分配给我的向导,就,阴差阳错吧......”
 
他越说越心虚,最后声音轻若蚊吟。
 
“七七,这边交给你了,存活率到50%以下叫我一声。”陆之昂的豹猫从桌子底下踱步到唐一修身边,少年摘下帽子,“我带这个不知死活的人去后头,给他做一次时隔一个月的精神梳理。”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206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