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灯塔十月停更。在考试。

灯塔02

*哨向AU。
*唐一修x陆之昂。感谢相关角色友情出演。
*“干嘛呢?”“生气呢。”
 
 
— — — — — — — — — — — — — — 
 
 
陆之昂说的后头,是指“阵亡”哨兵的休息点,用通电的铁丝网隔开,划出泾渭分明的角斗区和安全区,需要教官打卡才允许进入,且只进不出。里头有两排木凳,和演习人数相比,明显僧多粥少——演习场不成文的规矩,谁“牺牲”得晚,这凳子就归谁。唐一修在第一把椅子上坐足了一年,换回一个S级的考评,狼狈不堪地背上一身荣光。前辈们都说没见过他这么拼的,真把演习当实战。
 
S级哨兵黏在陆之昂后头进门,没有传闻中血腥戾气,反而更像只做错了事的大金毛,手在空中踌躇半晌,没敢去拉陆之昂,最后偷偷示意自家精神体,让看似酷炫实则蠢萌的雪豹又挂到了陆之昂腿上。陆之昂低头和雪豹对视了一眼,揪着它后颈把它甩开,“撒娇无效。”
 
他转过身,先把唐一修的配枪卸了,随手放到一旁的木凳上,慢吞吞地卷起袖子。
 
唐一修心里纳闷,奇怪今天的陆之昂怎么磨磨唧唧的,就见少年抬起眼,彻底敛了笑意。
 
他动了。
 
右手立掌下劈,凌厉的掌风拂过唐一修前额,哨兵下意识抬臂格挡,使了个巧劲,别开陆之昂的手,没拿平时哨兵格斗的那套对付陆之昂,手势轻柔得仿佛对待一朵易碎的琉璃花。这动作正中陆之昂下怀。他反控住唐一修抬起的手臂,以此为轴心,身子向左一拧,屈起的肘顶出去,直接锤在哨兵的心口上。
 
唐一修没想到陆之昂是真要跟他打,哨兵迅捷的反应力在陆之昂面前,从来拼不过心底的柔软情愫,这一击砸得他整个人都空了一瞬,只来得及撤开两步,些微迷茫的眼神和陆之昂清亮的眼撞上,哨兵铜墙铁壁般的精神力破开一个口,随即,来自外部的精神力几乎把他原本就混乱不堪的精神图景冲垮。
 
要了命了。唐一修头痛欲裂,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但能想象出自己双眼通红的狰狞模样。他立刻低下头,不想让陆之昂看见自己的样子。
 
在他恍惚的视野里,陆之昂缓缓走近,唐一修盯着他的鞋尖,觉得眼熟,分神之际,陆之昂的手搭到他后颈上。那是一个危险的位置,无数次,他这样把手搭在嫌犯的后颈上,自己心跳如擂鼓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对方不安的心跳,在他指下疯狂跃动。
 
生杀予夺,一念之间。
 
陆之昂和普通向导不一样。他和程七七都是具有强攻击性的向导,这也解释了两个人同为向导,在特殊情况下却可以合作出任务的亲密关系。唐一修是真怕陆之昂的精神共鸣,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块干燥的海绵,被陆之昂死命挤压试图再挤出点水来。他试探着伸出手去,圈住陆之昂的手腕,摸到对方散乱的脉象。
 
“之昂...?”
 
“你自己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状态。”那股横冲直撞的精神力削弱下来,润物细无声地淌过唐一修干涸的精神图景,“为了躲我,连命都不要了,以前这个程度的攻击,对你可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
 
“我以为你生气呢。”
 
“不是,哥,我就算生气我难道还能对你千里追杀吗。”陆之昂被气笑了,说话不免夹枪带棒,“你看我现在心情有多好吗?上次那个意外我没别的好讲,吊死在你这棵S级的歪脖子树上我不亏。但你跟我精神结合之后,跑那么远,除了我没人能把你从神游状态里带出来,这一个月你没失控我真是得烧香拜佛了。”
 
“小崽子...还学会说教你哥了......”唐一修把脑袋埋在陆之昂肩窝里,心头大石落地,行了,气撒出来了,还是他那个咋咋呼呼爱给人起绰号的小朋友,生气都比一般人可爱。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岌岌可危的精神状态在陆之昂的安抚下回归正常水准,哨兵的耳朵动了动,听见蹒跚的脚步声。
 
“第一批幸运儿回来了。”他在陆之昂肩窝处蹭了蹭。
 
“哦。”陆之昂把唐一修从自己身上扒开,边往外头走边重新放下袖子,嘴角上扬,看样子是不气了。唐一修则去拿被陆之昂放到一边的柯尔特,没成想身后的少年突然出腿,在他膝弯处踹了一脚,唐一修今天第二回着了陆之昂的道,一个踉跄,亏得下盘稳健,没摔个狗啃泥。
 
“我说你这人......哎。”唐一修转过身去看陆之昂。小孩儿抹去了刚才满脸阴云密布,一挑眉,“我怎么?”
 
嚣张跋扈得理所当然。
 
“没怎么没怎么。”唐一修连忙摆手。他想起来了,陆之昂那双鞋,他给买的,怪不得眼熟。
 
“教官——给开下门噻,不要顾着只打情骂俏嘛。”外头有人喊,唐一修看过去,是他那个便宜弟弟唐一白,除了名字像,没有任何亲缘关系。他后头跟着一串疼得龇牙咧嘴的尾巴,大概有十多个人。
 
唐一修揽着陆之昂去给他刷卡开门,冷嘲热讽:“死那么早还那么开心呢。”
 
唐一白抱着自己的迷彩服外套,配枪已经上缴了,跟他一起回来的“伤兵”欢天喜地地钻进安全区。他站在门外跟唐一修交代战局:“死小半人了哥。祁睿峰枪法没我稳,但出枪快,压制了对面一队抱团走的,逼我上树,拿步枪玩狙杀,灭得七七八八,但他们没我老实,还在林子里溜呢。”
 
“您那么能耐,都学会上树了,那么快阵亡不应该啊。”陆之昂从兜里拿出一个检测器一样的小方盒子,翻出唐一白衣服上的纽扣大小的定位器一扫,浮现出两个数字。
 
38。
 
“这数字......挺吉利。”陆之昂笑了一下,把衣服重新给唐一白盖回去。唐一修笑点比他低,已经笑倒在他肩上了。
 
“怎么,怎么死的,说说呗。”唐一修笑得一句话断了三次才说完,陆之昂伸出三根手指,把他的脑袋从自己的肩膀上戳开。
 
“碰上个枪法更厉害的呗,当胸一枪。”唐一白比了一个手枪的手势,“然后就,砰——”
 
“认识是谁吗。”唐一修问。
 
“也是抱团走的,他们那儿把他护的可好了,哪像祁睿峰随手把我丢出去让我自力更生。”唐一白撑着下巴回想了一下,“长得挺帅,就是比我差些。好像叫江辰吧,样子挺斯文,不像个能一击必杀的,我第一眼还以为是研发部的人。”
 
“知道了。”唐一修又把手搭到陆之昂肩上,“有机会见识见识。”
 
 
 
 
程七七的凤头鹰扑棱着翅膀落到桌上,女生一摊手,说情况就是这样。
 
“现在的小年轻那么会玩呢。”唐一修腿上的精神体换成了陆之昂的豹猫,垫着助教说可能是他的迷彩服。古静难得管闲事,眼神在他和陆之昂之间兜了几圈,扭过脸冲他比口型。
 
——“你俩好啦?”
 
唐一修微不可见地点点头,潜藏许久的梨涡重新冒头。
 
“在他们眼里,这不算违规。”陆之昂一手托腮,单手打字,在平板的资料库里找刚才唐一白说的江辰。“教官,我不是故意不回来的,是他们拖着我,让我当掩体。为什么能正好替他们挡住子弹?我怎么知道,队友预判厉害吧。”他模仿着新兵辩解的语气说,“抱团走,同队队员‘阵亡’后,你情我愿地当沙包替人挨枪子儿,事后咬死不松口,我们还能说什么。”
 
“那也不能让他们这样扰乱秩序呀。”程七七在监视屏上点了几下,划出一份“死亡”名单,把已经回来的“尸体”摘出去。
 
“哥。”陆之昂突然出声。唐一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声“哥”是在叫自己,嘴角咧到了耳后根,约莫是笑得太傻,陆之昂把平板推给他的时候,眼神里写满了莫名其妙。
 
“笑啥呢?”
 
“没什么没什么。”他低下头,浏览江辰的资料,居然是哨兵里罕见的医学生。唐一白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啧啧啧,唐一修摇头,天天跟自己炫耀体能的人,栽在了一个医生手上。
 
另一头程七七的电击指令蓄势待发——迷彩服里那个定位系统的隐藏功能,里头储蓄的电量足够把“阵亡”哨兵电趴下。陆之昂倾身去看监视屏,只剩一个凳腿撑着地,围观程七七行云流水的操作。
 
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勾着他衣领子,翻过来瞧了眼,唐一修尾音上扬的笑声在他耳边炸开,陆之昂往后一靠,撞进唐一修怀里,落回来的凳腿差点碾在唐一修脚上。
 
“干嘛?”

“你身上这件,我衣服。”唐一修把手里尺码小了一号的迷彩服塞给陆之昂,“我说你刚怎么肩膀那块儿总往下掉。”
 
“穿都穿了。”陆之昂嘟囔,缩着脖子,把一早拉紧的拉链拉开,让唐一修自己把袖子扯出去,接过对方手上那件套上。
 
“你刚拿衣服的时候想什么呢,尺码都能拿错。”衣服上残存着陆之昂的体温,唐一修盯着自家小孩儿的发旋,先是戳了戳他的侧脸,然后俯身下去,抱住他,嘴唇若有若无地滑过他后颈。
 
“谢谢你。”
 
“我去。”这是小声感叹的程七七。古静没说话,直接拖着程七七去安全区日常巡视了。
 
“看看看看,动手动脚,把人都吓跑了。”陆之昂倒是没什么反应,拍了拍唐一修横在他胸前的胳膊,“谢什么呀。”
 
“刚刚。你知道我现在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对精神力的掌控很虚,所以才强行从外部突进来。”唐一修贴在陆之昂耳边讲话,酥酥麻麻,陆之昂动了动,把脑袋挪开点,侧过脸警告似地瞪他一眼。
 
“虽然打我的那一下真挺疼的。”
  
 
 
 
“滚蛋吧。”陆之昂静了会儿,说,“你要谢我的,多了去了。”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47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