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一川。
看置顶。

灯塔03

*哨向AU。
*唐一修x陆之昂。重看了一遍夏至未至,感觉今日份的路障格外小言。
*旅游回来啦。当众立下更新毒誓。
 
 
— — — — — — — — — — — — — —
 
 
“所以,你和唐sir现在算什么关系呀?”程七七站在树下,她刚借口说想吃树上的果子,把陆之昂强行拖了出来,还暗示古静锁住唐一修,给她和陆之昂争取个独处机会,解决一下心头疑惑。女生接住陆之昂丢下来的果子,毫不讲究地在衣服蹭了蹭,咔嚓一口,酸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牙根发软,“哎哟我去,陆之昂你这手气也忒好了点,牙都要给我酸掉了。”
 
“是你牙齿不好吧,大叔。”陆之昂慢吞吞地坐到树杈上,故作嗲声嗲气地玩了个陈年老梗,长腿挂下来晃晃悠悠,啃了口自己手里的那个,嘴角瞬间往下一拉,估计也挺酸。他靠着树干,看向不远处和古静一起盯着监视屏的唐一修,这是个枯燥的工作,唐一修一个劲儿地打哈欠,眼泛泪光。陆之昂扭回头,看向程七七:“他还没聋呢姐姐。”
 
“就是说给唐一修听的。”程七七说“唐一修”三个字的时候,尾音拖得很长,刻意得明目张胆。陆之昂没有办法,只得礼尚往来:“我前几天听说那个傅小司啊——”
 
程七七一脚踹死陆之昂的心都有了。
 
“你这人怎么那么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伸出两只手,给陆之昂比了个心,“我觉得你俩应该能算这个。我嘛,就真的只是一厢情愿了。”
 
女生留下右手,左手背到身后,只剩孤零零的半颗心。
 
陆之昂歪着脑袋瞧了会儿,从树上跳下来,隔着段距离,举起手遥遥地替程七七把那颗心补全:“加油。”
 
“你跟我拼什么心呢。”程七七笑着拍开陆之昂的手,再开口就换了个正经严肃的语调,“你跟我说认真的,你怎么想你俩的关系的。”
 
“就那样儿呗。你这个单身情圣又要上线了?自己的情感问题还没解决呢。”陆之昂收回手,插进裤兜里,不咸不淡地嘲了程七七几句。
 
“滚滚滚。”程七七掏出平板,打字如飞。
 
『你喜欢他那么久诶,要换成我,现在估计会以为在做梦吧。』
 
『很久了吗?我自己没感觉。』陆之昂笑起来,下巴埋进竖起的衣领里,葱白的手指戳着屏幕,『我认识他太久了,年份久到除了我爸妈就只剩傅小司能和他拼一把了。放到你那儿类比一下的话,立夏可能可以算一个吧,你回想起很多事情,都会有她的影子。唐一修他活进了我之前二十多年的生命里,就算没有这次意外结合,就算我之后和他因为某种原因老死不相往来,但那二十年,就是有独属于他的那一部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有这样光芒四射的一个人。』
 
『有些人你回想起来,就是个行色匆匆的过客,隔天起床你可能就忘了他长啥样儿,连带着时间地点都模糊了起来。还有一些人,声势浩大的闯入你的生活,带你把人生中所有的坎儿跌宕起伏地过一遍,但渐渐的,这些人也会成为过客。唐一修和那些都不一样,他走的是细水长流的路线,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但就是有一天,我发现我做什么都在考虑,要是他在就好了。』陆之昂嫌刚才那个姿势不舒服,直接把平板拿了过来,『也不是说他真跟我契合度有多高,类似于粉丝滤镜吧,能待一块儿我就觉得开心。我对感情上的事儿特别慢热,要不是你跟我讲了你暗恋傅小司的感觉,我可能得下辈子才反应过来我喜欢他。我不知道他对我是什么心思,我从来没问过。我只知道在他心里我绝对能有个独一无二的地位,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贪心奢望的那个位置。』
 
『我觉得唐sir是喜欢你的呀?女生的第六感很准的,他看你的时候,眼神里是有情的。』程七七歪着脖子打字,『你自己可能不清楚,很多次,你去别的地方做什么事情,唐sir可能人没有跟过去,但眼神一直追着你跑。』
 
“这样子吗。”暗夜里,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带着夜幕里的万千繁星落进了仰头看天的陆之昂的眼睛里。“我知道了。”他说,“有空和他聊聊吧,我总在这儿瞎猜也没意思。”
 
『等会儿!还有一个事情我觉得很奇怪!!!』程七七狂戳屏幕,『精神结合!脆弱到被塔放弃!维持比破坏结合难多了!傅小司当初还因为业务不熟搞出过乌龙!最后单方面切断了!你俩咋吊住的!!!』
 
『我不知道?就是有这个感觉他一直没断开,那种,结合的,两个人灵魂绑在一起的感觉......算了我说不好,太微妙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俩没有在一起,狗粮吃得太饱了。』程七七打完这句话,拿回平板,删光了二人在备忘录里打的对话,率先迈步往回走。
 
“对了,你刚想说傅小司什么?我跟他有些日子没联系了。”
 
“开个玩笑而已,扯开话题。”
 
走在前面的程七七停住步伐,转过身叹了口气,“你说吧,哪怕你说他俩明天结婚我都受得住。”
 
“那你心态可比我好太多了。”陆之昂看见唐一修突然抬起头看了自己一眼,抬起手招了招,豹猫率先冲出黑暗的密林,跳到唐一修的腿上。他接上自己未尽的话音:“小司的报告批下来了,上头终于松口,同意他和立夏结合,不选择匹配哨兵——和明天结婚也差不多。”
 
“没事情。”程七七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半晌,解开松散的头发重新绑了一遍,“本来,本来我就没想过能真的和他在一起,喜欢得太久也失望得太久,有时候我都在想,我喜欢傅小司到底是因为什么。无望的爱慕,逐渐就变成了不明缘由的执念。”
 
“你是个好女孩。”陆之昂憋出一句干巴巴的安慰,拍拍程七七的肩。程七七吸吸鼻子,说天了噜,有生之年得见注孤生说句不气人的安慰话。
 
 
 
 
“本次演习彩蛋,教官亲自下场。”程七七在存活率掉到百分之十的时候,去安全区溜了一圈,对着一群伤残人员宣布这个消息,“是你们心心念念的S级哨兵哦,死得早也挺好的,唐sir动起手来太凶残了。”
 
唐一修和陆之昂跟在后头,给程七七撑场面,实力演绎狐假虎威。听见程七七这么说,唐一修出声喊道:“讲道理啊,也就是一般凶残吧。”一旁陆之昂把袖子卷了又卷,问唐一修,你真要带我啊。
 
“咋地,觉得自己不行啊。”唐一修全程歪着头看陆之昂,程七七转头的时机好巧不巧,赶上唐sir撩了把陆之昂的头发,顺便捏脸的场面。她在心里暗骂一声瞎了狗眼,二位主演却无知无觉,唐一修动手替陆之昂卷他永远卷不好的袖子,随口问道,“怎么又去染头发了。”
 
“上次为了出任务染的那个发色太杀马特了。”陆之昂说,唐一修凑得太近,说话的时候感觉在故意往他耳边吹气,他不动声色地别开脸,“我觉得自己特别行,不用你带,我自己去精神碾压。”
 
“去呗,我不拦着你。”唐一修笑着说,卷好袖子之后,捏住了陆之昂的手腕。
 
唐一白蹲在铁丝网边上嚎唐一修的名字:“哥!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不!”
 
“江辰嘛,记得。”唐一修啧声,“你也太差劲儿了,人家真的是医学生,你看看你一天到晚跟我吹自己比我还能跑,也就这点儿能耐。”
 
程七七在旁边憋笑憋疯了,抖得像风中的筛糠。陆之昂从容补刀,“而且他还活着,根据云端计算,血条还挺厚实,名次估计不会难看。”
 
“你都什么时候看的?”唐一修惊讶地挑眉,“我以为你不关心这个人的。”
 
“刚瞟见的,想着我们要过来就记了一笔。”陆之昂晃了晃手,“撒开吧哥,我鞋带散了。”
 
他不是个特别敏感的人,就是普通的,孩子气很重的大男孩,不记隔夜仇,没有学会把每句话都说得滴水不漏,熟人之间更是容易开一些过头的玩笑。可他不傻,他清楚地知道,有些关系一旦突破了那一步,就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了。
 
他对程七七形容唐一修,说唐一修完全融进了自己先前二十年的时光里,可他从来没看明白过唐一修对他的情感。四岁的年龄差像是一面难以翻越的高墙,唐一修永远早他一步跨入一个全新的年龄段,等他终于落入墙后的天地,只能看见唐一修的背影。
 
他可以拉着他的手教他写字,教他超前的知识,可他不能教他如何成长,教他四年后,一个男孩被磨砺过的心境。唐一修站在上一个台阶上,对在成长道路上马不停蹄的他说,我在前面等你。可他不可能拉住他举过头顶的手,投机取巧地带他飞跃过他应当经历的四年。
 
很长一段时间里,陆之昂厌倦了不断重复的仰望与追逐。但唐一修就是在那里,是他割舍不掉的爱恋。
 
他想唐一修应该是记得那晚发生的事情的,甚至记得他们出格到了哪个地步。
 
记得那个滚烫的,压抑的吻。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91 )

© 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